★ 茉樂斯基 (Tania Modleski) 與芮德薇 (Janice Radway) 出版女性主義觀點研究,認為女性讀者以兩手策略,「使用」羅曼史文類,主動為自己開拓出路,才有改觀。(瑪格麗特.愛伍特《女祭司 》導讀 )
★ 女性並不是因為滿意父權體制而去看羅曼史小說。閱讀羅曼史隱含了烏托邦式的抗議成分,渴求一個更美好世界。(Janice Radway)
李蕾最愛的歌 <  rain and tears >  雨和淚
http://www.youtube.com/watch?v=qcd2YSR3YJg&feature=related  ,影片也使人想到1960、1970 年代的年輕人,以及理想主義的消失。歌詞內容如下:

Rain and tears are all the same
But in the sun  you've got to play the game
When you cry in winter time
You can't pretend it's nothing but the rain
How many times I've seen
Tear's coming from you blue eyes
Rain and tears are all the same
But in the sun  you've got to play the game
Give me the moods of love
And I need the moods of love
Rain and tears in the sun for in your heart
You feel the rainbow waves
Rain and tears both are show for in my heart
The live will be the sun
Rain and tears are all the same
Rain in the sun you've got to play the game



這是西元
1958 ~~ 1974 台北到美國的故事,算《相思行歌》的姐妹作。

女主角李蕾,是《立盡斜陽》何永旭、《雁影行洲》何永洲的小阿姨。



【書名】美麗事物的背後進入標準尺寸的圖片
【出版】飛田文化當紅羅曼史 582005/ 8/3
【主角】王御浩李蕾
【文案】

她是李家三小姐,美麗善良卻又驕氣;
她不想高傲的,只是李氏風骨難自棄!
當然,她的未來不是問題,很有「李氏」風格的——
大姊有權,二姊有利,她自然是要有名!
因此,十歲那年聽到他的名字,
十六歲在雙方父母鼓勵下交往,
十九歲隨他一起出國留學,還好玩地和他一起參與學運!
她一直以他為天的,可是——
人工培養的婚姻?
是嗎?他們之間……只是兩世家間的利益結合嗎?
她崇拜又戀慕的王家公子啊……
他是怎麼看待她的?
他又將帶她走入一番怎樣的境地呢? 

歡迎討論。

創作者介紹

言妍書房

yenvoi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9) 人氣()


留言列表 (59)

禁止留言
  • 整理
  • 雅雅 (2005/06/15- 20:00:10)
    言妍新作-美麗事物的背後
    94年8月出版,好喜歡這個書名;很是期待~

    留言板跟討論區也很棒喔!
    可愛又淡雅~

    ~~~~~~~~~~~~~~~~~~~~~~~~~~~~~~~~~~~~~~
    J. (2005/06/18-01:09:43 )
    這個書名……應該不是妍取的吧??沒有妍式風格的感覺....^^|||

    ~~~~~~~~~~~~~~~~~~~~~~~~~~~~~~~~~~~~~~
    cpf (2005/06/18- 22:59:40)
    我倒覺得有點半科幻的味道。《美麗新世界》。 :)

    ~~~~~~~~~~~~~~~~~~~~~~~~~~~~~~~~~~~~~~
    霖霖 ( 2005/06/19-12:51:47 )
    新書的名字,就是言妍說的另一個不像妍風格的書名吧?不過這個書名讓人更好奇呢,想像不出是怎樣的故事。。。。
    PS:成灰亦相思買到,從今往後,終於不用再四處尋找,可以靜靜等待妍的新作出爐了~~這種感覺真好
  • 謝謝雅雅的訊息 ^^ 這書房的維持,要感謝 bobo 和一群熱心網友,當然啦,還有常來玩的各位姊妹們。

    新書的名字百分之百是我取的。^^
    霖霖說得沒錯,是中選的這個,也算新嘗試。
    這書名頗有來頭,是源自搖滾王子鮑伯狄倫的歌詞:< Behind every beautiful thing there’s been some kind of pain >,每次看了都不由得傷感。

    PS:目前為止,我的書名都是我取的……也許因為每個都有特殊含意或來源,編輯也很難改動吧!

    yenvoice 於 2008/03/09 02:41 回覆

  • baady
  • ( 2005/06/24 -11:49:19 )
    我覺得新書的書名很符合李蕾給我的感覺
    如果說涵娟是一株在夾縫中生存的小草
    而李蕾就是一朵在溫室裡生長的帶刺玫瑰
    小草需要陽光
    玫瑰需要雨水
    小草的陽光被遮蔽
    而雨水就期待言妍的新書了
    P.S言妍的台灣調系列
    有想描繪眷村的風土人情嗎
  • baady 形容得很有意思,小草和玫瑰,真是很不同的寫法。

    「眷村」是台灣過去半世紀很重要的一環,朱天文姊妹、蘇偉貞……都是寫眷村的代表作家,
    大家應都讀過了吧!

    我雖然寫過一些外省軍人,但都是流落在外的游兵散將,未曾深入整體的眷村社群。老實說,我也想過這個主題,但目前還找不到一個故事,可以用來寫浪漫言情。

    yenvoice 於 2008/03/09 02:44 回覆

  • baady
  • ( 2005/06/25-10:47:37 )
    不知道為什麼
    一直覺得李蕾不是很快樂
    就像玫瑰一樣
    雖然美麗卻帶刺
    野生野長的玫瑰還有他的生命力
    而生長在溫室的玫瑰註定只能凋萎
    這也是為什麼我希望灌溉這朵玫瑰的
    是來自大自然的雨水
    (一點小小看法啦)
  • baady 似乎對<相思行歌>中的李蕾印象很深刻,雖然她才出現幾景而已。
    的確,那幾景真實人生都發生過,李蕾是真有其人,她的故事很久以前就在我心裏了,要改也改不了。
    只能說,李蕾比伍涵娟更難寫,因為她的經歷更複雜,我一直很難想像自己能完成。

    yenvoice 於 2008/03/09 02:46 回覆

  • baady
  • (2005/07/10-02:01:38 )
    我的確對李蕾印象很深
    相思行歌的配角
    除了外省婆的女兒外就是李蕾讓我感觸最深
    或許我的人生還算順遂
    所以對於性格剛強對人生不容易妥協
    卻因此而走上岔路的人特別心疼
    (如:愛上女主播的徐迎美)
    我想這也是為何許多人對她有兩極評價的涵娟
    我依然無法討厭她
    李蕾在相思行歌出現的並不多
    但每次出現
    我總會想到一張白皙亮麗的臉龐
    嘴角卻倔強的緊抿著
    她和涵娟其實很像
    都有太多的不平

    我絕對相信李蕾的難度比涵娟更高
    或許會有比涵娟更多兩極化的評價
  • baady 在《相思行歌》看的李蕾,是涵娟眼中的李蕾。《美麗事物的背後》則是由李蕾的角度來看,很多事情就不一樣了。

    baady 說的沒錯,李蕾和伍涵娟是瑠公圳附近一所小學同班過兩年的同學,她們踫在一起即成最好朋友,表示人格特貭必有相似處 ( 據說兩人十歲時的外表也很相像~~),然後一個留在公立學校,一個轉到私立學校,而有了完全不同的人生路程,她們留在彼此人生的印記却是永遠無法磨滅的。

    李蕾難寫,不是她這個人,而是她的際遇,深宅大院神秘且排外,很多事隔著高牆都不清楚,不像在貧民區菜市場待到 23歲的涵娟一目了然。

    因為神秘,我是「剝洋蔥」的寫法,一層一層剝,大家看書就知道了。^__^

    yenvoice 於 2008/03/09 02:47 回覆

  • cpf
  • (2005/07/30-09:41)
    言妍,

    我開始期待妳的新書了。我必須要說,妳這筆下的可真好,將李蕾從頭到尾徹底的消毒一次。受《相思行歌》餘毒未清,若直接深入李蕾的感情世界,怕是也不能接受。所以一開始,妳就先寫一個安靜又怯弱的李蕾,寫她的黑白世界。雪白的世界裡,來了黑衣人與白衣人,再順道點出她傀儡一般的生活。

    接著回頭一寫,又來到了讀者最介意的偷錢部分,涵娟就這樣讓阿春給賣了,而李蕾卻還在轉學時想著涵娟。看到這兒,剩下一點點餘毒也解了。開始用比較心疼的心來看待這個蕾ㄚ了。

    還沒見過撥洋蔥方式的寫法,但對這樣綿延的傀儡線起的開頭,卻是很感興趣。一條線,就這樣從頭開始往後串,串過了她即將展開的未來,也串起她的過去,再串起她半點也不由己的人生。唉,我真的是很想繼續往後看,卻得等上一等了。

    說個題外話吧。那日本人的癆病鬼,讓我想起以前看過的一本書。小魯出版社的《閣樓裡的秘密》。Link

    這書好看。說的也是位小女孩,到一間「鬼屋」的故事。那小女孩到過世的外公家去養病,外公對她而言,是個很偉大的人。但沒想到,外公對外而言,卻是拿人體做活體實驗的軍醫。一位被外公拿來做活體實驗的鬼魂(也是位小女孩),現身到小女孩身邊,帶著小女孩走過她當初經歷的事情。介紹給妳看,還滿好看的喔。 :)
  • 《閣樓裡的秘密》體裁很特殊,一定很撼人心,我列入購買書單中。

    偷錢事件的確影響了這兩個小女孩的一生,種下了十年後涵娟深恐貧窮翻不了身的遠因,也使李蕾縛了手腳無法自由成長。阿春是好人,她也不過想保住自己的飯碗而已。( 後來也沒保成就是了 ~~~ )

    才剝那麼兩層,cpf 就可寫出如此心得 ~~ 很感動呢!
    希望下面幾層洋蔥,能有更多surprises 送給大家。^_^

    yenvoice 於 2008/03/09 02:49 回覆

  • 櫻
  • 2005/08/07-09:00
    看完了。
    忍著不看卻還是無法自己。
    因為根據過往經驗,
    每每看了言妍的書,
    就會憂鬱好多天,
    心頭窒悶揮之不去,
    低迷的情緒會維持好一陣子。
    可是一出書還是找來看,
    這算是一種強迫症還是自虐呢?

    書名取得真好,
    美麗事物背後,確有「痛苦」並存阿!
    嗚嗚~~~

    有好常一段時間沒冒出水面了,
    祝福你一切安好,身體要顧喔!
  • 櫻,好久不見呀~~
    我寫不勤,久久才一次新書,老朋友仍不忘上來打聲招呼,夠感動了!
    也希望妳一切平安順利。^_^

    yenvoice 於 2008/03/09 02:51 回覆

  • cpf
  • 2005/08/07-22:13
    言妍,
    我哭了。精確的說,是滴了兩滴眼淚。看到「給我一個答案,愛人,請給我一個答案呀!」淚眼朦朧,才驚覺自己落淚了,連忙用袖口壓了壓眼角,又繼續往下看。洋蔥要冰過才撥,才不會掉淚。我在炎炎夏日的午後,看這書,難怪要落淚。

    書上說是「人工培養的婚姻」,我感性些,寧可說是高檔的青梅竹馬愛情。李蕾在尚未成熟時,就被明示王御浩是她可能的未來一半,我覺得這有點類似指腹為婚,女孩子其實是很認命的,當被這麼指定時,內心會試著學習愛上另一半。李蕾花了很長的時間,將御浩在心裡紮根,紮的深深的,已經變成她的一部份了,所以她也無法想像,不愛御浩的李蕾,究竟是個怎麼樣的人。

    反過來說,御浩的部分,就模糊多了。可能是御浩對李蕾的感覺,已經變成全知形的寫法,被放到外頭來了。所以御浩的存在,實在不怎麼鮮明。雖然他立場明確,形象確定,也會跟李蕾互動,也會說話,但總覺得隔了一層什麼,摸不到。所以我跟李蕾一樣,喜歡激情時候的御浩,這時才摸的到他的溫度,感覺到他的存在。看一位老成持重、溫文儒雅的人失控,實在是一件很享受的事情。*笑*

    我比較好奇的是,為什麼言妍要用洋蔥式的撥法呢?天使之家的存在好強烈、濃厚,重到有些喘不過來,謎題一直不揭曉。我擔著一顆心等著,從第一章開始等,等到快結束了才知道。所以我一直在想,為什麼言妍要用這樣的寫法呢?倒敘法很多人寫過,但不是這種定點式的倒敘,每章都從天使之家開始。它的存在,從強烈,倒慢慢的引退,到最後只剩下雪的聯繫,當一個引,引出了斷層式的歲月。十歲、十四歲、十六歲、十八歲。。。也許,言妍是想用抹平的方式,將這斷層給抹順吧!?

    「無論如何」,總是恭喜言妍,又在書櫃上新添了一本書,給自己的回憶做一個小小的了結與整理。能有一排排分門別類的回憶,也是件很奇特的事呢。
  • 我種洋蔥,cpf 剝洋蔥如此仔細小心,有你們這些讀友,是作者之福,心得都要比原作精釆了~~ ^_^
    <rain and tears>,本來編編要拿來當英文名,我執意用原來的,歌詞超滄桑動人的男聲,主唱者後轉合成電子樂( 最有名<火戰車> ),就不太開嗓了。

    洋蔥式的寫法,是因當初和李蕾聊天就是這樣一段一段問的,她想到哪一年就說到哪一年,沒順序的,今天十八歲,明天十歲……我乾脆一章一年華,以「天使之家」為引子,附小詩做注。

    yenvoice 於 2008/03/09 02:57 回覆

  • cpf
  • 2005/08/07-22:48
    這書給我另一個啟示,永遠要小心群眾的力量,推波助瀾的威力不可小覷。我一直無法理解,御浩為什麼會看上李蕾。也許愛情來的時候,就是這樣。但愛分析的我,還是想來診斷一下。

    人無寧是願意選擇一條阻力比較小的路,如果御浩選擇了李蕾,別說阻力了,連助力都有了。但御浩也是個矛盾的存在。他思考過自己的處境,知道所謂的聯婚,也想過自由戀愛。他有他的哲學,說跟外頭的女生在一起,其他人會爭風吃醋,麻煩透了,不如選擇李蕾。但廖文煌不給他喘息的機會,迫使他要再次將事情想清楚,他在御浩的面前念了人工培養的婚姻一文,御浩只是笑了笑,說他不瞭解他們。

    種種跡象顯示,御浩都是出於自由意志,選擇了李蕾。但我卻不這麼樂觀。因為我覺得,是李蕾先突出了,御浩才看得見她。緣分就是這麼奇妙的事情。如果當時長輩們塞給御浩的不只這位千金呢?那事情又會是怎麼樣。我再換個說法說,御浩的世界,群眾的力量,大家的合力安排,四人行的累積,讓御浩發現女人只分為兩種「李蕾與其他」時,他的選擇才開始出來的。也因為是這樣的選擇,所以御浩總要在失去之後,才能感受到原來李蕾也在他的心裡紮根了。

    但我要說,他們兩個,是幸福的。因為他們有這樣的環境,讓他們去相處。在他們還沒定型,心性柔軟時,就給予強烈的暗示與明示,所以兩人都能在細水長流的環境下,一點一滴的將對方刻進自己身體裡。我是羨慕這種愛情的,但這輩子是沒機會享用了。
  • cpf
  • 看了這書,對李蕾是心疼些。這樣一位嬌氣又善良的三小姐,是用了多少心思來維護這段感情呢?甚至她說,連御浩也不見得知道。一個眾人寵愛的小姑娘,連白鞋子髒了都要找傭人的千金小姐,在愛情的世界裡,卻是如此的用心維護、遷就。一般人都不見得能在愛情裡順服(註)、遷就,她卻努力的做到了。她將感情重重的提起,卻輕輕的放下。輕到連御浩都沒感覺到她的用心,只覺得生活的順心。看到她這份用心,我著實滿感動的。

    我分享一下順服這兩個字的由來。我最近迷上了一本書,叫《順服的妻子》。我的朋友聽到後,都詫異我為什麼要看這本書,還笑著說,等出了《順服的丈夫》後,再叫她們看。但我很愛這本書,我在裡面看到了一些關於人的智慧。人跟人相處,最難的就是親密關係相處,難免會有爭執,會是想要控制。我在愛情的世界裡,跌跌撞撞的。自己切身的反省了許多年,悟出不少道理,但還是不敢再次戀愛。因為還有更多沒想清楚的事情。只要想到愛情,幾乎就代表著麻煩。但當我看到這本書時,我覺得多年的疑惑,在這裡得到了解答。我好像有些懂了,為什麼在我的愛情裡,爭執總是不斷。這是她們的網址http://www.surrenderedwife.com/,我沒逛過,是剛臨時找來的,因為我猜,言妍應該不需要這本書,所以就找了個網址,給妳有興趣時逛一逛,對人性會有另一層體會喔。

    我在看這書時,還分了一些心思琢磨言妍的安排。言妍的書是由人際關係編織出來的,出場的人有其目的,出場的人有一定的順序,出場的人甚至「連他最後的剩餘價值,也會使用殆盡。」我看到一條條線的牽扯、編織,將這些人網了起來。一直以為是配角的阿春嫂,沒想到出場順序還不少,每次都有其關鍵性的存在意義。我很少看小劇場,但不由自主的要想到所謂的編劇。言妍筆下的人物,深深淺淺的,都有他的味道與出場的意義,環環相扣,扣的巧妙極了,讓我不禁好生佩服。

    所以我也順便做一個小小的推理,言妍是個心思縝密、人情世故通徹、邏輯能力很好的人。我尤其要著重最後一個能力,邏輯的能力。因為隔了一層又一層的關係,只是敏敏的御浩堂哥,這麼遠的人物,他的生活細節言妍不可能清楚。卻能編織出這樣一份完整的他們的生活、他們的歲月。連裡面的人,也是這樣彼此的糾葛、交纏在一起,所以我才會認為,言妍應該是個邏輯能力很強的女生。這個謎底就留給言妍解答了。:)
  • cpf 不愧是學理工的,這整遍大論,邏輯能力很強的該是妳吧?我呀,我是歴史背太多,裝了一堆沒用的小細節而已。^_^

    沒錯,不只一個讀友抱怨王御浩太模糊了~~~

    王御浩,是 1960 戒嚴時代世家栽培出來的乖乖子,這種男人現在已近絕跡,大家想像錢復、陳履安、馬英九談戀愛的樣子,大約也是這樣瞻前顧後温温吞吞的,就更能體會吧 ~~~~ 要直到1990年代,李蘊的兩個兒子何永旭、何永洲才開始「反叛」,離婚的、娶家世不合的 ~~~~歐洲各皇室更是晚到這幾年才履遭如此事件。

    御浩表面聽家人安排,但他是人,內心自然對李蕾另有感覺 ( 就如查理王子對黛安娜,誰知如此表裏不一呢? ),所以我描寫御浩是很幽微曖昧的,他愛李蕾 ( 他沒去看別的女人,分手後也不接受別的安排,想知道她是否幸福 ~~~~ ),却不信任李蕾能與他同甘共苦,一直根深蒂固認為他一旦落魄,李蕾必袖手而去,所以他對愛情的多所保留亦可理解,直到李蕾通過他心的考驗,他全心全意愛了,就什麼都可以為她犧性了。

    ( 黛安娜就一直沒能走入查理的心,反而是卡蜜拉,嘆 ~~~ )

    王御浩的「模糊不鮮明」,正好讓姊妹們練習如何猜男人詭異的心 ——

    記得以前曾和言公討論過,他說這才是 reality,男人的心仍在事業和外面的世界,對愛情很實際,要就要,不要就拉倒,不會給女人太多浪漫去消磨~~~~ 一堆浪漫,不如切中要害,抓住他的心。( 只要抓住心,就另當別論了 ^^ )

    yenvoice 於 2008/03/09 03:03 回覆

  • CONNIE
  • 2005/08/08-14:26
    兩年前看了長相思系列 就愛上言妍的書
    因為這些故事好像長輩和自身的經歷 以及成長環境

    由於家庭背景關係 八O年代後期 在遠渡重洋負笈到Ann Arbor, Michigan 前 父親特別叮嚀 --念完書想回台灣 千萬別在那兒亂發表意見 乖乖念書 別上黑名單 那種深怕說錯話 一輩子會被拒絕回台灣的恐懼感 讓我對台灣中國的留學生保持距離 (我沒有王御浩的愛國熱情與勇氣)
    所以看完美麗事物的背後 心情更是沉重 書中黑名單造成李蕾與王御浩分離 而李蕾失掉住小舟 沿著CANOE RIVER找小舟的心酸 我的眼淚就跟著流下 當王御浩得知小蕾失蹤 孩子送人時 他自省 "理想和抱負?他腦中閃過奮筆直書的救國文章、集群激昂的保釣遊行、滿懷壯志的秉燭夜談、悲憤不已的國是大會……那些又算什麼?,一彈指間也不過是抓也抓不住的灰飛煙滅,他卻為那起一看似美麗的事物把小蕾和孩子都犧牲掉了 " 想想身邊長輩當年也因黑名單 造成骨肉分離 他們是否也跟王御浩有相同的自省

    我只能說言妍把那個年代的人事物描寫的太細膩與太真實

    CONNIE
    寫於CAMARILLO, CA
  • 謝謝 CONNIE 分享 ~~~ ^_^
    真高興踫到曾見證Ann Arbor ( 安娜堡 ) 的朋友,沒錯,在我去之前,別人就警告我那是<台獨大本營>,而那時民進黨還在街頭抗爭。可能我對人太有興趣了,照常去台獨長輩家吃炒米粉肉羹湯,聽他們滿肚子牢騷時不我予之嘆。

    很贊同 CONNIE 那句 < 想想身邊長輩當年也因黑名單 造成骨肉分離 他們是否也跟王御浩有相同的自省 > , 通常這樣背景的下一代多少都有心理上的問題,比如我在《情靈》中提到的「阿鳳 」~~~~王御浩也是因李蕾已受到太多傷害,才決定不再走入政治。

    (我想,為政爭為革命,二話不說把妻子、孩子丟掉的男人,近代有很多,值得嗎?男人說值得,但以女人觀點却又不同了~~~ 這又是另一個議題了~~ )

    yenvoice 於 2008/03/09 03:04 回覆

  • silent
  • 2005/08/11-08:17
    http://bbs.fmx.cn/viewthread.php?tid=53948&fpage=1
    我喜欢这篇文章对妍的作品背景的分析。生长背景和性格决定了人要走的路,那是环境给人的烙印,所处时代,身处阶层,家庭教育得出来的结果。散聚喜忧,嗔痴爱欲,都是人生避不了,因为有了感情,所以生命才会丰富,人生才有希望。
    《美丽事物的背后》,动荡年月里的人生,都有一样的无奈、痛苦、喜悦和爱情。
    青年人的热血,都是一样的。从五四运动开始,几代的青年的活动引领中华这个古老保守的国家走向现代,探索走向自立强大的不同道路。
    喜欢妍在这本书里对70年代历史的态度,想起房龙的话,大意是离得太近的历史我们看不清,因为中间缺少了时间的距离。历史的是非功过,都得让时间去评断。
  • 謝謝分享,就說心得都比原作精釆了 ~~~
    青年人的熱情是特殊可貴的,總希望趁年輕熱血奔騰時,做些不尋常、超乎生命常軌的事,待將來歸於平淡時,得以話當年,也算不枉此生了!^__^

    yenvoice 於 2008/03/11 00:26 回覆

  • redbud
  • 2005/08/13-17:52
    妍:
    这个下午,外面下着暴雨,人迷茫的很,很想从工作中逃开,想起你的书,就放任自己的心到了另外一个时空,言妍所创造的李蕾和王御浩的时空,在这里时空里,看到真实的爱情,看到了那种美好,我曾经提过我信了耶稣,也几乎全盘接受了基督徒的爱情观,尤其是有些清教徒的爱情观,我以为,自己已经被全盘改过了,心已经不会再为世俗的爱情所打动了,没想到,这个下午,又是泪流满面完全忘我的一个下午,原来,我不曾被改变过,在内心里,依然相信真正的灵魂相属的爱情,我想,这也就是妍所想要表达的爱情吧,真正的爱情,不是生活上的相依,不是心的相属,不是对方对自己的好,也不是自己对对方的好,而是,两颗灵魂互相吸引,爱情,若到了灵魂的这个阶段,就不用担心变心,不用担心改变,因为,要心改变容易,要人改变容易,但灵魂变起来,却不容易。

    初一开始,我以为这个故事,是那种老套的富家婚姻,可能有点平淡无奇,但妍的文字和故事,总是有一种魔力,看到御浩和李蕾第一次分手的时候,我已经觉得他们两个人的生命已经按着妍的方式被牵连在一起了,直至后来,一切的一切,都只不过是对这种牵连的一种考验。看到李蕾在美国用餐巾纸给御浩的那一段,然后御浩开始找她的那一段,眼泪就不自觉地流了出来。也许,每段爱情,都要经历这样的考验,才能算得上是真正的爱情吧。

    写完这些文字,已经从李蕾和王御浩的世界里转了出来:)

    看看前面大家的留言,对CFP提到的顺服二字,深有体会。这是我最近这几个月以来一直在查究自己内心的方式,顺服二字,其实是从圣经里来的,不想花太多的时间谈论信仰,只想谈谈自己的体会。过去许多年,我一直被大家认为是一个有个性的女生,在内地的教育,又让我形成了一种凡是男人可以做的事,女人也一定可以做得来。个性的另外一个方面,其实代表的是倔强和锋芒,最近这一段时间,经过自己的反省,将自己的锋芒内敛,按着顺服两个字去做事,真正体会到了“以柔克刚”这四个字的含义,也体会到了顺服给自己带来的其实是内心的柔顺与温柔,这也许是妍曾经提过的女主人公其实都满阴的意思吧。若按照我们中国的文化,也就是乾和坤,以及阴阳调和吧,所以,让女人回复到那种柔,其实也是一种力量呢。
  • Dear redbud:
    這本書因涉及保釣,寫得很辛苦,花了時間求證再求證,自己又在大病初癒後,差點放棄,但因讀友們的鼓勵,終於勉力完成,才很謝謝妳的心得。 ^_^

    yenvoice 於 2008/03/11 00:25 回覆

  • cpf
  • 2005/08/16-22:50
    其實我覺得,懂得順服的人,是很有自己的人,也是一個懂得疼惜自己的人。因為為這樣的人,比較不會去責怪對方,「為什麼你都不從我的角度來替我想。」如果她對自己夠好,她就會有一份比較穩定的心,會凡事站在對方的立場替他想,也比較不會從自己的得失來想。不會因為別人的不注意,而覺得有損於自己。也會因為將自己照顧的夠好,願意花心思去照顧別人的心情。

    或是,因為她把自己照顧的夠好,所以她身心穩定,心思也不完全擺在對方身上,與對方相處時的平衡,就不容易失調。這不是說不與對方親近,而是就像兩根柱子,但有旋律在其中盤旋,重點是,柱子是分開的兩根。

    就像一個會說這都是我的錯的人,也有可能是一個比較有自信的人。覺得認錯不會影響自己的價值。更甚者,她相信從自己下手就可以解決問題,所以願意從自己方面來思考,究竟要怎麼改變,才能讓事情好轉。

    懂得順服的人,必定也是這樣一個自信又堅強的人。也是將自己照顧得很好,願意帶著欣賞的角度來看待生命中其他的逆境。事情不如自己的意,不順心,覺得有阻力了,卻是帶著欣賞一幅畫的角度來看待。就像作者所說的,發生這些不順心的事情,那又如何,這些並不有損於生命阿。

    只是,這一切都在遙遠的理想國度,就算知道這些道理,我也不能完全做到。只能在準備開口責備別人之前,多了一個「請閉嘴」的聲音,至於能不能真的閉嘴,就要看我當時的狀況有多好了。把自己照顧的越好,越有可能閉嘴。XD
  • Yami
  • 2005/08/20-10:51
    一開始看到書名,蠻驚訝這個書名的,看了之後才發覺適合到不行。
    讀過才覺得自己太年輕了,「曾走入生命的最深處,明白了,也學會了等待」、「人間有此良辰美景,內心就有瞬間平靜。」
    感覺好像懂得涵義,但是卻不曾體會。
    感覺到一種認命,一種生命的圓滿,無論生命中的風雨晴,都在縫縫補補中得到平靜。
    不得不說,這是你的書中最『文學性』的書囉!真的是很棒哪!
    雖然說看完後比看得時候還要沉重,但是也有一種很美滿的感覺,美麗事物的背後有著傷痛,但仍然是美麗的。
  • 謝謝 Yami ~~~
    寫這本書時,一直告訴自己「用字要直白淺顯,故事要脈落單純」,刪了一些複雜段落 ( 不想蹈《情靈》覆轍 ),比之從前作品,有老讀友嫌味淡些 ~~~ 在 Yami 眼中,卻是妍書中「最文學性」的 ~~~ 嗯,身為作者的我,有人如此欣賞,當然很開心嘍! ^_^

    yenvoice 於 2008/03/11 00:24 回覆

  • softw
  • 2005/08/09-05:24
    讀言妍的小說不見得是愉快的,但是我很喜歡那種讀著讀著就能夠進入另一種時空、另一個年代的感覺。還是忍不住說句老話,言妍這種寫歷史、人世的悲歡離合的小說其實是超越了言情小說的,不過言妍也說她就喜歡待在這個圈子,怕當成一般小說會被她寫到的朋友、家族看到了。

    但也因為仍屬言情小說,我們比較可以指望書中男女主角在經歷那麼多分離與傷痛後,終能有美好的結局,這本書算是很圓滿了。讀前幾章我覺得是蠻類似言妍的另一本作品玫瑰花園,不過讀下去就不像了。書中男女主角的年代差不多就是我父母的年紀,尤其保釣運動是常聽我父親講起的,他也參與其中,不過他那時已經是老師了,每次談起一些台灣去的學生後來竟然一改穿起毛裝拿毛語錄都還會忿忿不平,最近收我爸的遺物,還常看到當年美南、美西保釣同學的通訊刊物。當年這些保釣支持政府的人回國組成愛盟,大約八、九年前,有次愛盟舉行餐會(都是鼓勵全家出席),我爸也帶我們全家出席,看那些盟員都熟得不得了,口才也好,彼此開玩笑憶起當年勇真的挺有趣的。很少覺得書中描述的事情離自己那麼近,感想也就多了些。

    若要吹毛求疵的話,打屁一詞1974年絕對沒有,恐怕1990以後才有吧!
  • 謝謝softw的分享,也以心向softw父親致敬——

    聽說 1971 Ann Arbor 的國是大會鬧得很兇,之後分了四派:
    一、回到台灣,支持國民黨改革。(沈君山、宋楚瑜 )
    二、反國民黨,走向台獨。( 如我寫的廖文煌 )
    三、贊成統一,回歸大陸。(陳若曦、劉大任、郭松棻 )
    四、不再参予政治,專心學術研究。( 如我寫的王御浩 )

    若有興趣,張系國寫的「昨日之怒」是保釣小說;劉大任許多著作,提及保釣;陳若曦,有「尹縣長」和「晶晶日記」,寫回歸見聞。

    PS:以為打屁是眷村時代小太保就有的話,和馬子、性子、哈草、玻璃……同,會再注意。^_^

    yenvoice 於 2008/03/11 00:32 回覆

  • sculptor
  • 2005/08/22-01:39
    雖然情靈對新讀者很不容易讀,
    但老讀友讀起來很開心耶,
    對於各個人物的關係, 有種恍然大悟的感覺,
    更重要的是, 讀到很多主角的後續生活, 讓人覺得跟那些主角更貼近,
    像是敏貞跟旭萱....,
    可惜君琇只有在正霄的"不准喝酒"的家訓中出現, 本人未登場....
  • 老實說,兩年前換新東家時,出版社有好心建議我放棄以前28本所寫的一切,開始全新的故事,因為我在新出版社並未建立起讀者群,寫舊東西,新讀者看不懂前後脈落,對我並沒有好處。

    但大家知道的,我念舊成痴,固執起來很糟糕,等著自承後果就是了!

    所以,很感謝老讀友們,恆久如一,多年來不離不棄 ~~~ ^^
    也感謝新讀友們,設法且耐心去找那 28 本書來看~~~ ^^

    (真的不容易,有人 emails 告訴我尋書經過,如一場冒險,我感動兼佩服極了 ~~~ 所以才花時間在書房反覆不斷、不厭其煩地解釋和詮釋舊作,讓老讀友們回味、新讀友們更易進入情況。)

    PS:在我故事設定中,1970年代末期陸正霄被中央借調派國外,君琇携子女相隨,一直在國外,有機會還是會寫他們的。

    yenvoice 於 2008/03/11 01:15 回覆

  • baady
  • 2005/08/11(Thu) 12:48:05
    http://www.musictea.com/music/lyric_1201_15556.htm?t=not+dark+yet-time+out+of+mind-Bob·dylan
    剛剛搜尋 bob dylan的資料
    無意間發現了這個網站
    可以試聽美麗事物背後的主題曲"not dark yet"
    前幾天利用下班時間去逛唱片行
    一時興起 便看了一下bob dylan的專輯
    竟然發現我很喜歡的"knocking on heaven's door "
    也是他的作品
    還有一首forever young
    不曉得是否就是我知道的那首
    另外 基於好奇心理 想問一下
    言妍喜歡披頭四的"The long and winding road"嗎?
  • 謝謝 baady 提供 "not dark yet" 歌曲歌詞 ^^

    這是 bob dylan 在1990年代晚期作品,他的歌曾是1960年代學生、反戰運動的精神支柱, "not dark yet" 有著一生回顧後的感慨和總結,保釣份子聽來更是不勝噓唏吧!
    披頭四的歌很久沒聽了,基本都喜歡的。

    yenvoice 於 2008/03/11 01:18 回覆

  • baady
  • 2005/08/13(Sat) 01:12:16
    我找了很多家唱片行
    都沒發現"not dark yet"
    不曉得是收錄在哪張專輯中
    說實話 我並不是很喜歡這首歌
    覺得他的曲風有點搖滾
    我還是偏愛鄧麗君那種小調的溫柔抒情的曲風
    但是對於歌詞 我倒是蠻欣賞的
  • Dear baady:
    謝謝妳寫下許多想法,總是豐富我小小的一本書,希望李蕾故事如妳所想像,目前能寫的我都寫了—— 不能寫的,就如沈從文說的 「 我與我的讀者都老了」的那時候,再來挖掘隱藏在書後的真實,與我一一對照。^_^

    PS 1:關於 "not dark yet" 專輯,可看:
    http://bobdylan.com/songs/notdark.html
    Bob Dylan 網站:
    http://members.fortunecity.com/nalydbob/notdarkyet.htm

    PS 2:民歌之后瓊拜雅 ( Joan Baez ) 與 Bob Dylan 有一段情,為他寫過 < Diamond and Rust >,歌詞和弦律美到不行,妳一定會喜歡~~~

    yenvoice 於 2008/03/11 01:20 回覆

  • baady
  • 2005/08/19(Fri) 17:29:40
    應該說言妍的書
    本身就有許多值得探討的地方
    所以書房裡總是會有那麼多的迴響
    說我豐富了你的書
    不如說你的書豐富了很多人的人生

    每個人的人生經驗有限
    看書或寫書 都是這種有限的補償
    我寫不出書 所以只能藉著這種方式作交流
    我向來敬佩會寫書的人
    特別是會說故事的人
    言情界常被人看不起
    但是仍是有很多優秀的作家在其
  • J .
  • 2005/10/17-23:45
    Dear 妍:

    <美麗事物的背後>我已讀完,看到「美麗事物的背後總含著某種痛苦」這句話,我第一個想到的是阿絢曾說過的:「只有自家人,才會瞭解生在帝王家的悲哀呀。」整本書給我的感覺,是「模糊」兩字,不只是御浩,所有人給我的感覺是淡淡的,那喜怒哀樂,是屬於另一種空間。

    妍先前就提到,此書是採用「剝洋蔥」方式的寫法,以時光倒回回憶式的年記方式,每一章剝一層,從外層到最內核心,從隱晦不明到漸次清晰,每一層的脫落,就更貼近瞭解李蕾這個由世家家族層層包圍所塑造出神秘氛圍的三小姐,為了追上愛人的腳步,就像古傳說的浴火鳳凰,不惜苦痛掙脫枷鎖,只為獲得與愛人比翼的自由。

    而我覺得,李蕾與涵娟是角色互相錯置的兩個人。涵娟像是不慎落入平凡人家的世家千金,個性本質較傾向堅強冷酷;而李蕾像是迷路踏入富貴世家的小家碧玉,個性本質較傾向羞澀脆弱。對於李蕾,我較偏愛孩童時期和失去御浩、孩子以後時期的李蕾,這兩個時期的李蕾,才像是彷彿有了血肉的真實人物。而御浩,如此溫文儒雅的男子,愈是面對心動的對象,態度愈是模糊,像是要再三評估對方,才能確定是否讓對方走進自己的內心世界。寫到這,我好想知道,妍通常是如何打破這模糊,去判測對方的真實呢?有何絕竅呀?

    還有,在看到小李蕾被罰關在書房時,透過小李蕾的眼,妍有簡短描寫李家祖先,那位「頭戴花翎官帽,身穿清朝袍服」的曾祖父,是不是李鴻章啊?

    妍知道為何當初我會將P誤猜為李蕾嗎?因為我總是有種預感,李蕾會被送到某特殊機構,失去自由,甚至孩子,如一段哀傷的預告片。雨和淚,玩了十六年的遊戲,御浩終於回應了李蕾,李蕾終於找到了答案。因為有獨木舟河和娃娃看湖,那美麗事物的背後所含著某種痛苦,才深入我心;否則,我從涵娟的觀點看李蕾,對她無任何好感。

    妍曾說過,這本書有兩個書名可選擇,而我覺得,這本書取名為「獨木舟河」也不錯呀。李蕾是小舟,御浩是小溪,雖然看似孤獨,但小溪永遠維持平穩的流量讓小舟安然行進。看到敏敏最後給的答案,讓我替李蕾和御浩感到高興,三十年的尋覓和等待,小舟終究還是找到了故鄉。嗯,我的感想就暫且至此,等以後有更多的想法,再和妳分享。
  • Dear J,謝謝妳百忙之中還寫下長長的感想。

    李鴻章?並不是啦!其實李蕾本尊不姓李,御浩本尊也不姓王,怕他們本姓太容易連想到政要某人,我才故意用最平常的姓氏。

    「通常是如何打破這模糊,去判測對方的真實呢?」——還是那句話,我向來懶得打破,他做他,我做我。他很喜歡我,不猜也明白;他不那麼喜歡我,還要我猜半天,這種人理他幹嘛? ( 除非他條件優秀到不行,像王御浩 ~~~ )

    「獨木舟河」的確是不錯的書名。
    那時也想過「XX行歌」來配合《相思行歌》,因為涵娟和李蕾在我的設定中,如鏡子的兩面或裏外,彼此互映著。

    也想過「雨和淚」~~~ 最後仍選《美麗事物的背後》,是因為一位參加過保釣的長輩,喜歡用鮑伯狄倫的這首歌來詮釋那段日子。

    yenvoice 於 2008/03/11 01:23 回覆

  • 好奇的Lieng
  • 2005/08/07(Sun) 10:41:40
    言妍
    看了妳的從希代到萬盛的書很之後,有好幾個問題擱在心裡好久了....
    言妍妳是不是生長在世家大族或是家境富裕的環境阿?
    不然怎麼會認識那麼多人阿?>_<
    有時也想像言妍如書中人物那麼美麗,因為記得言妍說言公再和妳見面第三次就求婚了~~~
  • Dear Lieng:
    青春就是美啦,前幾天報紙還說「別錯過黃金交友時間」,大家加油!^_^

    我家很平凡普通,只是外公、姨公、姑公一輩多茶商出身,我幼時常去大稻埕,早期掌故聽頗多,其餘和大家一樣,吃得飽穿得暖,行有餘力就幫助別人就是了。

    較可貴的是家族情義,比如我爸媽很早就去世了,叔舅們一直把我們幾個小孤蓬束摟得緊緊的,飛多遠都不放手。至今過年過節重要場合,我弟弟都要代替我媽回娘家,坐她的位子,一次都不許缺,缺了會被長輩罵 …… 這樣台灣山水蘊養出的家族傳統和濃厚人情味 ,與富裕與否無關,很想寫下來,也是感恩。

    yenvoice 於 2008/03/11 23:42 回覆

  • 雅
  • 2005/08/11(Thu) 03:42:34
    嗨!我又來了
    Dear妍:
    妳好嗎?
    我現在在vi-mix唱歌,
    利用這邊的網路上線,

    王御浩是睿智的,
    也算及早看清政治的詭譎多變
    知道該是有所取捨了
    幸好他選擇對了,
    不然他為理想奉獻的,
    可就不只是一個兒子了,
    美麗事物的背後不一定美麗
    風光仕途的生活也不一定就風光平順,
    時代一變,誰知又會是什麼光景,
    有理想也得看人,看時機,
    辜老說得好,
    上台下台都是智慧,

    民國五十,六十年代,
    是個特別令人懷念的年代,
    我總愛看妳寫那時代的故事,
    寫實又有五四時期的遺風,
    期待妳的新作,
    但也請保重喔~
  • 妳也好吧?
    新書能引老讀友出來,真開心!^^
    人的故事,是生命的共同品嘗,隔著時空参予,也讓有限生命更延長更寬廣,更看清自己的位置和方向。

    宇宙荒茫,常令人害怕 ……這樣說故事和讀故事,都是一種「取暖」的方式吧~~~祝福妳!

    ~~~~~~~~~~~~~~~~~~~~~~~~~~~~~~~~~~~~~~~~~~~~~~~~~~~~~~~~~~~~~~~~~~~
    再說說男主角王御浩 ——當年保釣運動,很多世家子弟都在的,有名的如宋楚瑜、沈君山、馬英九 ( 小馬哥比較年輕,比王御浩小五歲,1971年並非留學生,而是以學生代表赴美訪問,正巧踫到保釣,他受影響,回台後發起大學生遊行,他一直自認是保釣新青年出身的 )。

    我見過的王御浩就是馬英九那型的,温文儒雅到不行,可能更帥,眉眼像秦漢,這是當時也在密西根的言公說的 ( 言公是不是後記那個八卦男,待考 ~~ ^_^ )。

    王御浩後來因李蕾之故留在美國,自斷仕途,也不知道算不算可惜,否則他也會如「四公子」般在政壇發光發亮,至少李蕾言語之間常常覺得內疚,御浩倒是安之若素的。

    (政壇「四公子」:錢復、連戰、陳履安、沈君山。)

    其實那時因政治或其他種種因素,一堆台灣培育出的精英份子滯留美國,如郭松棻、劉大任、我所寫的廖文煌……出國後,我踫到不少這些長輩,就忍不住寫寫他們,<美麗事物的背後>這句英文,就是其中一位長輩的慨嘆之詞,小小側錄完畢,納入我台灣調的一部份,不管寫得好不好,也多少安心了,老來話當年再看會別有一番滋味吧!

    因為現在歴史學者對1971年的保釣運動仍未有定論 ( 甚至因保釣流產掉,常是負面否定,或故意忽略 ),我書裏白紙黑字不敢亂寫,需有所保留,書房隨時可以删除就多說一些了。

    PS:僑界八卦啦,沈君山當年一心想回台,(第一任) 妻子不願意,後以離婚收場,與王御浩李蕾對比一下,王御浩被感情綁著,在某些人眼中,算「沒出息」吧 ~~

    PS:言公也是「沒出息」派的,因不捨我和孩子 ,這兩年屢次拒絕台灣的邀聘,我則被長輩說成「不懂犧牲奉獻」,有時也內疚,所以頗能體會李蕾心情。

    yenvoice 於 2008/03/11 23:48 回覆

  • silent
  • 2005/08/10(Wed) 14:50:05
    看到“没出息”派的,想起看过的一篇文章,曾经参与过89年北京的学生运动的同学聚会,昔年的热血青年经过十多年以后,大多数已经成为头秃肚突的新中年(夸张说法啦),过着安顺平稳的生活,颇有沧海桑田之叹。在年轻的时候勇敢的去为理想而战,为信念而奋斗,那么人生才没有白过。大部分不会一辈子都是愤青,很多人在激烈过后归于平淡,也是人生的另一种选择。
  • Dear silent:
    我寫 1971年「保釣學運」時,有想到1989年的天安門學運。

    天安門學運時,我正在密蘇里州 ( sorry,我實在太會亂跑了 ),有天中午正看借來的心儀已久的大陸紅樓夢,林妹妹到賈府那段 …… 突然一票中港台男生衝進來,憤怒地搶走我的電視,並且說:「這時候了,竟還在風花雪月,天塌了,妳不知道嗎?」……然後,就是一個人在坦克車前的畫面……

    「保釣學運」、「天安門學運」,同樣是流產的學生熱血運動,政府同樣以高速經濟發展來轉移目標、掩蓋傷痕,使之受忽略,而至功過難定 …… 現在紐澤西州住不少當年「天安門學運」的參予者,我偶而也會碰到這些愛砍大山的「新中年」。

    yenvoice 於 2008/03/11 23:50 回覆

  • cpf
  • 2005/08/11(Thu) 00:29:59

    言妍,

    感覺妳好活在時代裡,我的時代和我隔層紗阿。
    我現在想到「最時代」的事情,居然是經國先生過世時,我難過了好幾天。現在想到,還記得當時的悲痛。其他的劃時代悲劇,我就看得朦朦朧朧。感受力好像變差了。 @@"
  • Dear cpf:
    還好啦,我只是想知道「每個人最後都走到哪裏去了?」,就會不自覺追蹤。
    1988年一月經國先生過世時,我乖乖在台北,還佩戴黑紗,我很敬重他。

    yenvoice 於 2008/03/11 23:51 回覆

  • baady
  • 2005/08/11(Thu) 10:48:22
    或許是我比較實際
    所以並不是很在乎歷史對保釣 六四有何定位與評價
    反正定位與評價
    本來就會隨著時代的改變而改變
    (這樣說起來 務則天的無字碑其實甚具歷史觀)

    我真正在意的是
    還有多少人是承繼著保釣或六四時的精神矢志不渝

    別的不說 就以台灣如今的執政黨來看
    裡面有多少人還有著當年還是在野黨時的理想

    幾天前 看到許多年前的港片"新難兄難弟"
    男主角(梁朝偉)因緣際會回到他父親(梁家輝)年輕的時候
    在那圍村裡有兩個國中生
    充滿理想立志將來要做為民喉舌的律師
    一個叫長廷 一個叫水扁
    一下子將我思緒拉回我還是學生的時候
    那時他們兩人都還是立委
    但是他們問政的魄力 質詢長官的犀利
    真的讓我覺得他們會為台灣帶來新的希望

    如今 不過十年的光景
    他們一個貴為總統 一個身為閣揆
    但是當年他們的身影
    卻模糊到必須靠一部電影
    才能將他從我塵封許久的記憶中喚醒
  • 路人
  • 2005/08/11(Thu) 11:30:49
    相較於妍姐的前幾本台灣調,
    不知怎地, 在讀美麗事物的背後時, 總是有那麼一點難以進入狀況.
    後來我發現了, 是因為妍姐所描述的那些外省權貴的生活, 令我難以適懷.

    民國四五十年, 是李蕾兄姊的青年時代; 民國六十年, 是李蕾御浩的青年時代.
    是呀, 朝氣飛揚, 活力四射; 但我總無法忽視, 在那個大多數人都貧窮的年代, 他們竟然可以過得如此奢侈肆意.

    想想我的父母當時還在打赤腳上學, 想想當時我的長輩們還擠在一間小房間過日子, 僅為求得一口飯而生存, 我真的無法適懷.
    我無法不去看二二八的傷痛歷史, 我無法漠視有多少台籍菁英就這樣被處決, 多少台灣家庭家破人亡? 我無法不去想, 那樣的豐厚安樂生活, 背後是多少平民百姓的白色恐怖陰影, 踩著多少年輕人受教權工作權的不平等而來的?

    我也是個從小受典型大中國教育的台灣人, 對所謂的中華文化存有熱情與認同感.
    直至到台北上高中大學, 對照自己與身邊的同學, 我發現, 這是一個至少一代的距離. 我跟我的外省同學, 至少差一代以上. 如果我像涵娟一樣努力, 我可以讓我的孩子像我的同學一樣有很好的環境, 很好的生活.
    當我追究這樣的發展, 背後根源自過去幾十年很多政經上的歧視舉措, 我很生氣. 當我追究這樣的發展, 試圖以有限視野去探究過去幾十年的歷史時, 讓我開始覺得台灣人要做自己的主人, 人性都是自私的, 既被人統治, 怎能期待別人平等待你呢? 自此之後, 我從一個黨國教育下的青年, 變成一個台灣獨立的支持者. 如果國民黨政府沒有殺了那麼多菁英與平民百姓, 如果那些所謂的外省權貴當年不是這樣搞, 或許我今天還是一個大中華的擁戴者吧

    寫這些下來, 並無意要為這個板沾惹什麼政治色彩; 只是分享一點感受, 只是赫然發現, 自以為成熟, 願意去寬恕歷史往前看的我, 有機會這麼真實地去窺看那個年代的權貴生活時, 還是有些痛.

    平復之後, 現在已經比較能放下這一切, 試著以一個單純"人"的角度來看李蕾和御浩, 單純地去認識他們做為"人"的愛情熱情與人生經歷. 我想, 我還得再重讀這本小說幾次吧~~~
  • 可以了解路人的感覺,如此對照下,也更能體會涵娟藏在內心的恨意,因為她十歲就獨自面對權貴,被誣賴歧視而完全無法反擊 ── 也能明白為什麼在種種努力而仍要掉入泥淖後,她急於掙脫自救,甚至遠離島嶼 ── 承熙曾說,她太不一樣,是男子會很可怕,但她偏偏是女子,愛情救不了她,卻又成致命傷。

    另外還有廖文煌,也因母親幫傭,自幼看到權貴如何生活,而心中有恨,他生為男子,路又比涵娟寬廣且理直氣壯多了。

    (廖文煌故事若寫起來,也很精釆,寫到他陪李蕾上英文課時,我一度想,憤怒青年當男主角,會比温文的王御浩好寫多了,衝突性也更大,更具「言情」條件,嗯,也許把王御浩變配角好了,但 ── 以李蕾個性是不可能的,又有事實在,總不能亂點鴛鴦譜吧? ── 而且寫過憤怒的涵娟,夠了。 )

    ( 1980年代台灣跨入民主運動時代 ( 如野百合學運等 ),我會比較想寫惜梅姨的第三子,那個想上書蔣總統的「邱弘睿」,但敏感部份怕更多── 有讀友特別想看「邱弘睿」的故事,先說一聲,很怕被慘 K,還沒膽子寫,先晾一旁吧!)

    回到本書,總之,無論李蕾和御浩什麼出身,他們終歸是人,等李蕾愛的不是王家少爺、御浩看到的不是李家三小姐,回歸人的本質,他們的愛才會不渝,生命才顯現意義──《美麗事物的背後》,剝洋蔥,也等於剝去層層表相和面具,我們一生到底為多少外表、頭銜、主義、黨派、稱號 ‥‥所迷惑和侷限呢?

    yenvoice 於 2008/03/11 23:52 回覆

  • baady
  • 2005/08/25-03:32
    我也有點小小的看法想說
    不過 先聲明
    我畢竟不是那年代的人
    雖然曾聽過一些長輩說過外省特權
    但畢竟所知極其有限
    若下面的言論有冒犯
    務必多多見諒

    我是想 李家固然是權貴
    但黃家 邱家 朱家(對了 還有玫瑰花園的汪家)
    他們又何嘗不是屬於權貴階級
    畢竟他們的生活是比一般人來的優渥
    他們的子弟也比一般人受高等教育的機會來得多
    (還記得紹遠帶敏貞去看馮家的生活景況時
    敏貞所受到的震撼)

    恕我說句比較偏激的言論
    無論是寬慧 惜梅 晴鈴或李蕾
    他們並不能真正的感受涵娟或秀子所受到的不平等
    他們或許會了解會同情
    但絕對無法感同身受
    畢竟他們都是在溫室中長大的
    我在想 為何承熙在涵娟離開他後依然愛著她
    紹遠明知秀子阻撓他和敏貞的姻緣
    卻依然尊敬她
    是不是因為他們都有過相同的經歷
    所以能夠感同身受
    也因此特別能體諒對方
  • baady
  • 2005/08/25-03:36
    其實 說到階級特權
    我真的有些話想說
    以前儒家傳統的時代
    在政治上是君權封建
    在社會上是地主佃農的不平等
    以言妍最愛的書紅樓夢來說
    紫鵑對黛玉是如何掏心掏肺 噓寒問暖
    但黛玉對她還是擺起小姐的架子
    而寶釵對她不過送了幾次燕窩
    說幾句體己的話
    黛玉便把心事透露給寶釵知道
    這其中能說沒有封建階級思想作祟

    到了民國 西方民主思潮引進
    有很多權貴子弟也力主自由 平等 博愛
    他們的心意是良善 但是對於貧窮他們還是不懂
    舉巴金的家為例
    裡面的三少爺 為了不剝削貧苦人民的勞力
    堅決自己走路上下學 不搭三輪車
    卻沒想到他不搭三輪車
    反而讓那些以拉三輪車維生的人
    無法維持家計

    我不知道這世界上有沒有真正的平等
    但我想應該有很多人都是在朝這目標而努力吧
  • 深水魚
  • 2005/08/12(Fri) 08:46:11
    我原本想把這篇當作私人信件寄給言妍的,因為也是顧慮到會不會把書房的氣氛弄僵,不過我想我能夠理解路人的感受,所以就順著接下去。
    事實上我在看這本書的時候是以愛情的角度去看的,不過,卻在隨著書中人物走過歷史的時候,又勾起了我幼時的一些回憶,我記得小時候有幾次被老師選作班長,父親卻打電話去要求老師換人,演講比賽也是,甚至一直到大學時去聽彭明敏教授的演講都有意見,雖然他對於我們家早早就被村裡人貼上綠色的標籤的這件事一點都不介意,可是只要我任何公開跟政治有關的活動,他就不高興,要一直唸到我放棄為止,我很氣憤,也一直無法理解為什麼他要干涉我這麼多…明明平時父親是很疼我的…
    後來,父親朋友中出現了一位長輩,聽說是很久的朋友,不過因為長年待在國外,直到我上高中了才第一次見到他,而一直到這幾年,我才知道這位伯伯為什麼我一直到高中之前從來沒見過,他就像書中的主人翁們一樣,因為在國外留學時說了國民黨不愛聽的話,被罰不淮回家,不一樣的是,雖然他亦出身世家,卻因家族跟國民黨一直沒什麼好關係,這一罰,他連他母親去逝的時候都沒得回來,後來他父親去逝的時候終於可以趕回來奔喪了,不過進出還是都有免錢的保標(他自嘲說的)。我就聽他只提起過這麼一次,原本桌上熱鬧的場面,沉寂了下來。我想我永遠忘不了他臉上的落漠…
    或許,他這幾十年來也一直都在問自己,值得嗎? 幾十年來,黃昏的故鄉陌生了,卻又放不下…而一直到那次我看到他臉上的落漠時,我才理解父親在怕的是什麼…
    台灣的那一段歷史,是很多人心中的痛,我的成長是幸福的,因為我們這一代毋須經歷那一段,不過一直到那時候,我才有點感受到,為什麼很多人唱「黃昏的故鄉」會掉眼淚…
    言妍這本書寫得很用心,尤其是這段時間的台灣歷史,還很少人敢去觸碰,因為傷口還太新,更不用說拿來作見証一段愛情的背景,希望言妍在兼顧身體健康同時能夠繼續創作~

    再補充幾句: 跟書中的廖文煌不同的時,我這位伯伯一點都不憤怒(或許是家境、年紀大了有關係),還記得他說過:不要怪為何有些第一代外省人對中國還是有深厚的感情,他自己離開台灣那麼久,妻小家庭都在國外了,也與政治完全無關了,但還是放不下,就是放不下…不論如何,大選的時候還是會跑回來用他很不憤怒的方式幫忙搖旗吶喊 …

    還有,我先舉手,我真的真的很想看「邱弘睿」的故事,言妍姐,我該怎麼幫妳打氣好讓妳多點膽呢? 告訴我吧~~

    一個好的作品,除了其中文字的運用,最重要的是對於人的熱情,沒有了它,再怎麼美麗的文字都是沒有靈魂的…
    妍的文字中,最吸引我、也最常讓我讀到熱淚盈眶的就是那份對人的關懷… 祝一切 好~
  • 記得高中教官招入黨時,我是少數沒申請的人,因父親堅決反對,他希望我一生自由自在,能自由到我喜歡的地方,過自己喜歡的生活 ── 他坐過「政治牢」,想法自可理解。

    (《情靈》中阿鳳的經歷,也是我探視父親的經歷,所以才會突然冒出一個與故事不相干的小女孩,那無樹的山丘,那怯怯的蒲公英,曾經是 1960、1970 年代一群悲傷孩子共同的隱藏記憶,忍不住不寫……)

    再,氣氛不會弄僵啦,來書房的姊妹都知道,無論天崩或地裂,在我這裏一切歸於人的本質,純粹人的故事,環境會變,世局會變,今是昨非,或昨是今非,唯有愛與善意不變。
    PS:寫「邱弘睿」呀,真的會玩完 ~~~ 等我有辨法逃過「追殺」再說。^^

    yenvoice 於 2008/03/12 00:01 回覆

  • 沙陵
  • 2005/08/18(Thu) 00:19:29
    嗨!言妍,近來安好?距上次來說話時又有一段時間了。
    我想談談李蕾這個女子。
    一般我們總覺得那些嬌貴的大小姐是錦衣玉食不知民間疾苦的,所以一定不可能忍受吃苦及挫折,是的,我原來也這樣想,認為只有從小吃過苦的人才夠堅韌,才有勇氣面對人世的苦難波濤。
    但是,經過很多年的觀察和發現,其實並不,別看那些原來嬌裡嬌氣的大小姐,她們骨子裡與生俱來加上後天培養的傲氣可是比任何人還不容易屈服呢!
    常常就是因為這尊貴的傲骨讓她們在遭遇逆境時比別人還更堅持尊嚴和原則,她們可以忍受別人加諸的屈辱,卻不讓自己屈服於屈辱,在她們的心裡比誰都明白自己應該是什麼樣,所以,我們都小看了這些大小姐了。
    看過一個故事,是描寫1950年代左右上海的名人郭婉瑩(戴西公主)『上海的金枝玉葉』,對她感動又佩服,她從公主般的生活墜落至非常慘烈的生活(遭逢文化大革命),可是,她安然活下來,最重要是她沒有虧欠任何人,她只是很有尊嚴很有韌性的存活下來。
    看到李蕾,便想到她。
    李蕾,也是這樣一個女子啊!我們一開始都小看她了,連御浩都看錯她了!她怎會是那種見異思遷、嫌貧愛富貪圖名利的女子呢?這個女子是最堅貞的,因為她一身嬌貴的傲骨,她怎可能在愛御浩愛了這麼多年這麼執著後放棄他呢?她尊貴的決定是不容質疑的,那也是她驕傲的本質啊!
    御浩不應該擅自替她做了決定,憑什麼替她決定什麼對她才是好?真是太小看李蕾了!
    所以,難怪御浩見了她要說「對不起...」,先不為那個流落他方的小孩,也不為李蕾遭受的苦難,就應先為他自己決定離開李蕾。
    我真心喜歡李蕾這個女子,也因為言妍妳將她塑造的如此鮮活,這種女子是真實存在的。
    只是,可憐我為她流了好多淚......
  • 謝謝愛我筆下的李蕾 ~~~ ^^
    《上海的風花雪月》、《上海的金枝玉葉》我都有幸拜讀過,喜歡陳丹燕娓娓道來的文筆,最羨慕的是她能大大方方去查訪舊居故人諸細節,不像我,寫台北舊日人情風貌,還得躲躲閃閃,在書裏放一堆煙幕彈 —— 寫別人容易,寫自家人太難了。 ^_^

    yenvoice 於 2008/03/12 00:02 回覆

  • baady
  • 2005/08/19(Fri) 17:18:03
    我還沒看過"美麗事物的背後"
    (在啃馬奎斯的百年孤寂
    還沒啃完)
    但去年在看陳丹燕小姐的"上海金枝玉葉"
    就覺得裡面主角戴西很言妍
    沒想到也有人和我有相同看法
    真開心
  • 戴西很言妍? —— 嗯,猜猜看,是因為看盡風華、看盡苦難,心中仍無恨嗎?

    ( 其實我是很恨的,才會寫出《相思行歌》裏絕情的伍涵娟、《石心女》中陰冷的蘭斐兒、《帶翼天使》中悲傷的沈玥柔、《雁影行洲》中脆弱的程雁屏,及她們差點自毀的過程 —— 是直到人在異鄉,走過一地又一地,恨意才逐漸平息的。)

    yenvoice 於 2008/03/12 02:15 回覆

  • 心
  • 我这才知道,阿凤原来是写言妍自己的经历
    看来现实确实比小说要残酷的多
    本以为,白蝶藤萝里敏贞和绍远分开多年已是残酷
    没想到,还有政治狱要坐
    那绍远该和敏贞没聚多久了啊
    另,又看了一遍情灵
    我猜言妍应该是旭晶吧,呵呵
    言妍可以不回答这个问题,呵呵.
    毕竟我喜欢言妍小说里的家庭,背后的现实也好奇一些,但不想揭言妍的痛苦的地方,呵呵
    保重身体哦,我期待着你的新书,呵呵
  • 謝謝linoa ~~~~ ^_^
    「阿鳳」只是個代詞,代表那時一群探政治監的孩子們,我只是阿鳳集團之一而已啦!長大後,我們大部份人都平靜生活著,但也有嚴重抑鬱而自殺身亡的。

    現實的確比小說殘酷太多了 ~~~ 雖然我的小說常被歸為「寫實」,但我若真正寫實,大家肯定受不了,一切還是經「妍式法」美化了。

    (這麼說吧,看別人幾代圍聚吃晚餐、子女陪老爸老媽散步的情景,我都會想哭,大家眼裏平凡温馨的,於我是夢幻;大家覺得坎坷變動的,對我才是平常 —— 這就是言妍故事的本質吧!)

    說過了,如果猜我是旭萱,我更有可能是敏敏;猜我是旭晶,我更有可能是玥柔~~~~ 所以,猜多只會更迷糊,純看故事就好,敏貞和紹遠並不同等於我父母的故事,那段政治獄並不會出現在他們身上。

    yenvoice 於 2008/03/12 02:14 回覆

  • 小絮
  • 2005/08/24(Wed) 09:41:56
    Dear言妍:

    我叫小絮,這是我第一次寫信給你,實在是因為看完美麗事物的背後太震撼了,忍不住想上來說話。言妍開始寫作那時剛好是我五專不看小説的時後,所以很多之前的書就都錯過了,
    之前玫瑰吻再版的紫晶夢斷是我第1次接觸你的小說,老實說我看完並沒有很深刻的感覺,雖然我常晃進來書房看大家的討論。也發覺大家對言妍筆下的人物都有各自的見解,這真的在其他網站看無到的,大家被作品影響的好深刻。
    之後萬盛出了相思行歌,原本很想看,因為覺得言妍的書一定有其品質,但看了大家的討論我猶豫了,好像是個不怎麼愉快的故事阿...再來的情靈,我被戰爭孤兒,還有文案的砲灰嚇到了,太痛苦了,我不敢看....我不敢看.....
    可當我看完美麗事物的背後後我終於知道為什麼那麼多讀者推崇言妍,也許是真有其人吧!所以讀起來特別有血有淚,當我看到最後,李蕾跟御浩哭著說他真的把娃娃弄丟那段,我真的一直哭阿...還有之前2人以為分手了,但御浩看到李蕾後來知道根本分不了手,雖然只有短短的幾行字,就感覺到御浩終於發現到自己的心在她身上,讓我很喜歡的一幕,保釣那部分因為年代不同沒有感同深受的感覺,但也是很震撼就是了。
    再說和其它言妍的書比起來,他們算是很幸福的一對吧!(雖然之前的都還沒看...哈..)因為他們從小身家相當,才子佳人 路走來其實很順遂,只是也許2人一開始真的只是順從大家的意思,但走著走著,生命中看到的只有那一人,也自然以那人為天了,要不是後來的誤會,陰錯陽差的放了手,我想他們一定是很幸福美滿的一對,怎麼後來還出現寶寶那裡糾人家的心阿....
    可那年代確實很不公平,貧與富差距太大太大,實在不能怪廖文煌那樣的忿忿不平,確實阿....窮人家的下一餐都沒有著落了,那些公子小姐居然可以夜夜笙歌,真是不平等的人生...
    然後很好奇的想問言妍,你在後記中寫遇到御浩及李蕾那時,是你出國留學年輕時後的事嗎?書中寫御浩由廖那裡得知李蕾消息是真實的還是你寫的阿..因為好巧喔...
    因為美麗事物的背後太好看了,我馬上就叫租書店老闆當我訂書,再加上相思行歌和情靈。之前怕悲苦不敢看,可現在我的興趣來了,對其他人物的故事都好好奇,然後上拍賣網才發覺書都賣的好貴,又有很多人競標,太難買了....

    害我今天上班時滿腦子的那個年代, 一直想下班後要去其它他租書店挖寶看看...沒想到....我居然還看到言妍在希代文藝出的長相思其他系列,就第一本到如意合歡都有ㄝ....我的媽呀...嚇死我了,因為現在外面租書店真的很難找到這系列的書,而且這個老闆肯賣我,當場我就買了13本回家,(雖然花了不少錢....)其中一本還是和伍涵娟有關的回首闌珊處,等我相思行歌拿到就剛好都有ㄝ...真的真的太幸運了,我想一定很多人羨慕我吧!言妍的書太難收集了,重點是連想租都租不到....太開心太開心了...
    一定要身體健康喔...
    最後...不太好意思...好想問....言妍是怎麼和言公認識的阿...好想知道喔
    我只知道言公是製藥的科學家
    唉呦~~~人家滿腦子都是御浩和李蕾啦....
    還有...美麗事物的背後名字取的太好了....美麗的背後到底是什麼...真的很有味道
  • Dear 小絮:
    很謝謝妳的長篇分享,也要說聲,歡迎到我的很複雜的小說世界來 ~~ ^_^
    妳尋書得來全不費功夫,我這愛考古挖寳的人都看得很興奮。以前讀友找書也有如此漫遊偶遇的,甚至不辭勞苦坐車到偏遠郊區的老租書店翻找 ……
    只是,記住呀,因為我的書不太有娛樂性,得慢慢看,想看時再看,看一本對照書房討論一本,會比較好。曾有讀友急著一星期看完十幾本,結果超消化不良。

    回妳的問題:
    1、我遇到御浩及李蕾,是我出國唸書時,約1990年左右。( 記得那時台灣外曼正盛,內曼才剛開始出現 ~~~ )

    廖文煌在密西根州安娜堡,「天使之家」恰巧在下面的印地安那州,相隔並不遠。那間兒童博物館頗特別,附近幾州有孩子的人家都會去,就見到了。

    獨木舟河本名叫「 Tippecanoe」,我簡化了,地圖上可以找到,娃娃看湖是「wawasee」,自由人湖是「 freeman」,只有「歐本鎮」是假名 ( 因為隱私不能寫真名 )。李蕾聽到火車聲,而火車站早已廢棄十年,是有一段故事的,「埋」在這裏,希望以後有機會寫。

    2、《玫瑰花園》、《帶翼天使》和《情靈》女主角有同鄉情誼關係,《太陽之女》的男主角和《雁影行洲》、《石心女》男主角三人是好朋友,《裂緣花》男主角來自《相思行歌》中的柯家。

    yenvoice 於 2008/03/12 02:13 回覆

  • 旂諠
  • 2005/09/03-04:55
    言妍的書在我家一向是很受歡迎的,只要一有新書,我媽總在第一時間將之從租書店租回。
    或許是有一份熟悉感吧!其中有幾本的時代恰巧和母親那段青春歲月重疊,也因為感觸,她總特別偏愛言妍姐(希望妳不介意我這麼叫妳)的書。
    對我們這群出生在台灣經濟起飛後的孩子們,自然是難以想像那一段父母口中苦哈哈的日子。但是經由言姐的書,我才得以一窺過往歲月的點點滴滴,而這些事,史藉上是不會有的。
    我期待妳的下本新書,記得保重身體唷!
  • 謝謝旂諠和旂媽媽,叫言妍姐當然不介意啦!
    這些年來真也碰過不少母女、婆媳、妯娌檔的讀友,還因妍書的故事而爭論不休過,還有女同事用來開讀書會,我都很感榮幸。
    也祝福你們全家 ~~~ ^_^

    yenvoice 於 2008/03/13 03:48 回覆

  • 霖霖
  • 2005/08/07(Sun) 18:59:51
    言妍你太壞了,你的洋蔥剝完了,我卻流了很多很久的眼淚,簡直可以用淚流滿面來形容。不知道自己究竟為了什麼哭,是為了李蕾?為了他們的愛情,為那難以彌補的遺憾?還好你寫了那篇後記,不然我真要難過死了。心裡好亂,等整理好思緒再來討論這本書,現在只想對你說,一年沒有白等,你仍然那麼棒,我好愛好愛這個故事~~言妍,加油!!!
  • 謝謝妳喜歡這個故事。
    會哭那麼多呀?寫這本書時因為身體不佳,我還小心情緒不起伏太大哩!
    歡迎妳更多的心得 ~~~ ^_^

    yenvoice 於 2008/03/13 03:51 回覆

  • ㄚ寧
  • 2005/08/08(Mon) 10:35:48
    看完美麗事物的背後,我只能說真的好真實喔~把人性發揮的淋漓盡致。令人感傷~不過真的很好看喔
  • 謝謝丫寧喜歡和分享 ~~~^_^

    yenvoice 於 2008/03/13 03:51 回覆

  • 文
  • 2005/09/27-05:43
    嗨 言妍
    先看了你這本新書 之後
    就發瘋似的 把你之前的舊書一一翻找出來拜讀了
    我也從小時候看愛情小說看了10幾年了
    奇怪怎麼以前沒有注意到你ㄋ?
    嚴格來講我應該算是你的~死忠新讀者~ㄅ...
    謝謝你的好故事
    你真的是一個說故事的人
    有你在 所有關於"愛"的生命與時代都變得鮮活起來

    期待你的下一本喔
  • 謝謝文的支持和分享 ~~~ ^^
    真的,我寫了快八年了,也常常覺得尚未進入情況呢!

    一來人在國外,對國內言情小說很隔闔,
    二來不熟悉市場路線,寫得很小眾,
    三來不夠專業,有時一休息就很久。

    連言公都常懷疑,我這樣寫書,怎麼還有讀友呢?
    我想,要謝謝 bobo 設這書房,
    也讓想換口味找小眾的朋友,有個分享之地,
    有不少姊妹告訴我,到這兒才發現,
    原來讀妍書,並不是那麼孤獨或奇怪的事。^_^

    yenvoice 於 2008/03/13 03:54 回覆

  • 文
  • 2005/10/02-09:26
    我從國中開始看愛情小說到現在 也有15年了
    這也是我第一次,開始跟作者對話....沒想到真的有回覆 ...
    而且回的這麼有誠意.....
    真開心......呵呵呵
    那...我也要感謝bobo 給我們讀者與言妍對談的好機會
    謝bobo囉

    大概是這些年來..我也老了
    也經歷了一些戀愛的過程
    從小時候對愛情幻想破滅 到現在慢慢接受現實的生活裡
    但是,在言妍的愛情世界裡
    卻可以滿足我對愛情的渴望
    真正的愛情 不就是應該如此ㄇ?
    沒有計較的付出, 認定彼此的執著 與真正深切纏密的思念

    我真的很感謝妳
    希望你能 "繼續" "不要停止"的創造出更多關於"愛"的故事... ㄏㄏ
    說不定 因為有妳 會讓更多人對愛情充滿希望喔....
  • 我寫言情,當然也希望讀言情的姊妹們都幸福美滿,
    不止由書中滿足愛情,也由現實生活中去實踐愛情,
    女人基本上就是愛與美的化身,到老都不變,
    我和周遭朋友都是幸福婚姻多,
    文要有信心喔! ^__^

    yenvoice 於 2008/03/13 03:56 回覆

  • yozone
  • 2005/09/10
    我是先複習完相思行歌,再閱讀美麗事物,看完兩本故事之後,在我腦海中,也是出現這個問號,關於李蕾和涵娟的後來呢?在板上看到他們總算又搭起了中斷的友情,心底真的很感動,希望將來能在飛田看到番外,最後,請保重身體~
  • 霖霖
  • 2005/09/10
    看過言妍的書,常常會寫些心得與感受,不過都是在BBS上和大家討論,不好意思拿給言妍看。記得前陣子看了〈美麗事物的背後〉,貼了讀後感在BBS上,結果針對書中的『痛苦』還引發了一番『論戰』哦。言妍書中的愛情,常常會引起大家的激烈討論,當時爭辯得面紅耳赤(看到相反的觀點,有的時候真是把我氣得火冒三丈),不過事後想想又覺得很有意思。

    最新看的一本小說是〈情靈〉,因為我不在台灣,所以買言妍的原版小說並不容易,這本書就是因為運輸途中發生問題,輾轉幾個月纔到我的手裡。看的時候覺得很親切,因為書中提到好多其他故事中的人物,但是否因為這樣,或受篇幅的局限,反而覺得言妍在男女主角的心理變化上描寫得很少。

    言妍提到的那兩篇番外,看不到真是太遺憾了,拜託言姐有時間一定要貼到飛田的網站上啊~~~提到涵娟和李蕾後來有重逢,又想到二十四個季節裡涵娟參加桑琳婚禮的情景,是否那個時候的涵娟已經算恢復到最好的狀態了?
    哇,不知不覺竟說了這麼多,不知道言妍是不是有耐心看完?先說這些好了,其他的疑問留到下次好啦。
  • 謝謝霖霖和yozone ~~~ ^__^
    我沒去過BBS,倒是 2001年曾有讀友寄給我看,驚了一下~~~ 後來了解這是網路文化,也就習慣了,一本書出來,有人愛也必有人厭,大家肯用心討論,都是作者的榮幸。

    《情靈》男女主角心理的變化,可能寫詩人,我也跟著抽象精簡,多用暗示語,也只好請大家一字當好幾字去體會了。

    涵娟在參加桑琳婚禮算不錯,後來還有更好的狀況。

    PS:《四月紫花開》和《相思行歌》兩組貧民區男女主角可對照看。另外前面提及的《天步曲》和《美麗事物的背後》,也曾有人說《水盡曲》是《紫晶夢斷》四百年前的前身,皆可對照看。

    yenvoice 於 2008/03/13 08:50 回覆

  • 霖霖
  • 2005-12-08 12:12:38)
    看過《美麗事物的背後》,又重溫了一遍《相思行歌》,忽然想問言妍一個有點八卦的問題,李蕾後來在美國與涵娟有沒有重逢呢?昔日的好友再度重逢又會是怎樣的一種景象?
  • Dear 霖霖,妳真的把我書都翻透透了 ~~~
    李蕾在機場留住址給涵娟,被涵娟賭氣撕掉。但李蕾後來回國,有要到涵娟住址,兩人曾在紐約見過面。

    《美麗事物的背後》本有兩篇番外,一是李蕾和涵娟重逢記,兩人在初秋的紐約閒閒喝咖啡。二是御浩、李蕾和分開 32年的兒子恩舟重逢的寫真版。

    結果字數又太多,大家算算,《美麗事物的背後》的排版,有的都到一頁 16行了 ~~~~ 只好放棄。
    本有打算投飛田短文,但太忙了,一直沒時間去完成這兩篇文章,就留給大家自由想像嘍。

    yenvoice 於 2008/03/13 08:58 回覆

  • baady
  • 2005/09/22
    不過 能問一下 什麼是和絃
    常聽人說 卻不太明白是什麼意思
    (我算是音樂白癡)
    剛剛在討論區聽到"rain and tears"
    真的很動聽 讓我有回想起書中的情節
    不知是否是我的錯覺
    覺得這首歌的間奏好像有點像卡農
    "美麗事物背後"有一處我有點納悶
    李蕾的父母既然認為李蕾已和王御浩結婚
    怎麼何舜潔又會認為李蕾已另嫁他人
    就算李王兩家再如何不通訊息
    兒女結婚此等大事怎麼會互相不知會一聲
    這個地方我不是很明白
  • 沒錯," rain and tears "是有用卡農的和絃,作者范吉利斯 ( Vangelis),網路有不少他的資料。

    先提一下,曾有姊妹email問我,為什麼一直是李家大姐在做主,而不是李家父母?
    答案:因李家父母年紀大了,天天麻將唱戲應酬,有點前朝遺民感,凡事不管,都仰賴能幹且當了部長夫人的李蘊,外省人強勢大姑回來管娘家事頗常見。

    李蕾在美滯留多年未歸,多少會有她已嫁人的流言。
    也只有在李蕾失蹤的後半年,李蘊挨不過父母的詢問,才編出與御浩結婚事,利用的是黑名單的無法回國、聯絡和對外公布,在當時的政治氛圍中,李蘊要父母不向王家詢問,父母也會噤聲 —— 這種欺騙自然不會長久,御浩一沒事,就立刻洩了底,才有佑鈞來拜託。

    yenvoice 於 2008/03/14 01:11 回覆

  • 矢車菊
  • (2005-12-08 12:19:55)
    My Dear 言妍,
    剛剛在看《美麗事物的背後》討論區,正看到這一句“王御浩的「模糊不鮮明」,正好讓姊妹們練習如何猜男人詭異的心 ——”,簡直說到我心坎裏去啦~ 悄悄跟你講呵,我當時瘋狂地看言小,除了feeling上的饑荒,還想多多了解男性,看書中的男人與女人怎樣互動。結果不經意間發現,連自己的性格都變坦率了哩~ 既然小說中每種性格的女子都有各種各樣的男生愛,那些所謂XX秘笈的根本就沒用嘛~ 於是覺得女人只要以本心本色出現就好。千萬不可為了討某個男人的歡心而辛辛苦苦地把自己費力地塑造成另外一個人。若真的靠這樣爭取來的另一半,之後不小心露出本性。最終另一半難免發出感歎“怎麽跟我當時娶的那個完全不一樣”……

    這就是“蘿蔔白菜,各有所愛~ ” 無論現在有沒有遇到生命中真愛的女生,都要勇敢,Go Ahead~
  • cpf
  • (2005-12-08 12:20:59)
    說到這個,一定要好好分享一下。

    我也是看了言妍對王御浩的解釋後,對男人才比較瞭解一點點。要不,以前我的老闆都批評我對男生的瞭解,只停留在漫畫階段。

    加上我看漫畫小說,都是一口氣看完型的(包括千面女郎,也是一個晚上解決)。所以每次碰到有男生跟我曖昧,要不是直接出局,就是直接問他結局。一點也不曖昧,也不瞭解他們內心隱諱的思想。

    也許是看到言妍對王御浩的解釋(光看書我還摸不出來),現在就耐得住性子多了。「現在」不知道算不算碰到一個曖昧期的人,我也不清楚。不過已經不會有以前想知道結局的感覺了。反而會想,好吧,讓你慢慢想吧,反正我也想不清楚,你想好之後,決定怎麼樣,我再見招拆招。大概就是這樣的感覺吧。

    這部分的功能,不知道言妍在寫書時是否就已經預料到了呢?我還滿喜歡的,因為這樣就能少走一些冤枉路了。:)
  • 很高興矢菊車、 cpf 對王御浩的「模糊不鮮明」又加詮釋,我再補充些~~~

    一般市場原則,言小十萬字裏,男女主角愛情互動的篇幅愈多愈好,環境背景理念架構愈簡單愈好。
    其實每次寫稿,我都有想無限放大男女主角,給他甜膩到不行 ~~~~ 但寫寫就丟筆,這樣的男主角,往往是女生想像/期望的男人,具女性思維的男人,不是現實中的男人。

    想由言小去了解男人,會得到很多錯誤的訊息 。因為現實中男人是不斷和環境互動來呈現自我,而非愛情互動 ~~~~ 所以為什麼我環境背景寫得多,因為男主角需要。

    有姊妹認為王御浩「模糊不鮮明」,是由男女情愛互動的角度看。
    若由他與整個大環境的互動,他這個人的性格、理念、正直、教養,甚至溫吞,就非常立體鮮明了——這才接近現實中的男人吧!

    所以「如何猜男人詭異的心」,看我如何寫王御浩就是了。

    PS1:這也許和我觀察人的方式有關。我交男朋友,向來對甜言蜜語、貼心行動,都不是很在乎,有時甚至嫌煩 ~~~~ 最在乎的是他與整個環境全面互動的情形,來判斷他真正的個性,是否可靠、是否值得愛、是不是妳要的人、是否能共創未來 ~~~~ 我從16歲第一個男友開始,都用這種方法看男生,從來沒出過錯。

    PS2:可以說,在我書中,男主角不斷和環境互動來呈現自我,女生不斷與心靈感情對話來呈現自我,愛情的互動只是其中一部份而已 ~~~~ 如此來看妍的書,或許會有新感受吧!

    yenvoice 於 2008/03/14 01:14 回覆

  • cpf
  • (2005-12-08 12:23:34)
    太好了。妳直接點出了我的盲點。從前我曾在討論區中說過,因為長期閱讀言情小說,讓我在愛情的路上跌跌撞撞。就算是現在,也是抱持著消極的態度。

    因為每個人都這麼跟我說,「妳什麼都好,就是沒有看男人的眼光。」我既然接受了這句話,索性算了,就讓人家來挑我,我不去挑人家算了。如此可以免去我這部分的錯誤選擇。但這其實也只是消極面對,只是怕了,所以只好這樣。然後就努力充實自己,我跟家人說,這世上只有自己還有學問最可靠,是付出就有回收的,所以我要充實自己的學問去了。其實有很大部分是,我怕了。

    剛看到言妍說的男人的互動,要從與環境的互動中看出,有一種豁然開朗的感覺。因為從來不曾這麼去想過,也從來不曾這麼去看過,看的只是對方體貼不體貼,會不會說一些好聽的話,所以到最後都死得滿慘的。

    看言妍的書時,覺得言妍是一個好厲害的作者。到這兒來之後,覺得言妍好像大姊姊一樣,跟我們說這些話,讓我們少走一些冤枉路。謝謝。^_____^
  • cpf,不客氣,一點經驗分享吧!

    很有趣的,女生愈不在乎甜言蜜語那些把戲,男生愈摸不著底細,反而更急著討好女生,言公說了一句,男人都有賤性。真的,再優秀有才華都一樣,看多了也就看扁了…… 眼光放遠些,心胸豁達些,沒什麼好怕的。

    yenvoice 於 2008/03/14 01:15 回覆

  • 矢車菊
  • (2005-12-08 12:26:37)
    言妍書中的女主角大都有一種溫暖的顔色,這種溫暖的顔色令人不由自主地想親近,宛若母親,宛若姐妹。這些女主角無論各自性格為何,無論成長經歷如何,儘管瑣碎小事曾經令她們陷入困境,但最終能大事自己作主,而且充滿自尊。看書的過程也是一個修煉的過程,當自己被女主角潛移默化以後,這種自尊就變成了自己的一部分…… 於是書中的文字無聲地影響著自己的人格。

    在文明的早期,當一切都還很簡單的時候,兩性的溝通是非常容易的。據說近年來發現在亞馬遜叢林的某些部族和太平洋的某些小島上還保留著那種狀態,那裏的人們從來不會為了兩性問題而憂鬱。但是現代文明喜歡把簡單的事情複雜化,從來沒有哪個時期的兩性關係像現在這樣充滿荊棘。物質文明的高度發展改變了、甚至誤導了人的思想,這種改變和誤導顛覆著傳統世界。於是現代社會中的每一個女人就得像新生兒認知世界一樣,從頭開始摸索兩性關係的突破口。

    幸好大千世界裏始終有一些先知先覺,可以為我們指明方向,讓我們不用摸索得太累。

    以前我不瞭解男人,現在也好不了多少,不過已經不用再感到惶恐。因為我來了,我看見了。
  • 謝謝矢車菊分享這段話。
    人原就不斷成長的,成長不為愛情或男人,成長只為自己。
    曾看過一本心理學書,說少女期是女性成長關鍵之一,有過些微挫折或曾深入思考一些問題,刻下成長痕跡,以後比較容易主掌自己的人生。若少女期太無憂無慮缺乏思索的,以後人生容易受制於別人。
    總之,了解自己最重要,大家加油嘍!

    yenvoice 於 2008/03/14 01:17 回覆

  • 整理
  • 柔伊2005/10/02
    那李蕾呢 她少女時期也是無憂無慮阿 她跟王御浩因故分開後 依然努力脫離家人的控制 走自己想走的路 並沒有受制於家人 所以說一個人是否會被他人影響 會不會也跟她本身的性格有關呢 不過也或許一個比較有自我想法的人 在少女時期都是有過一番與自己內心對話的經驗 不過這也只是我自己的想法啦 也不知道對不對

    ~~~~~~~~~~~~~~~~~~~~~~~~~~~~~~~~~~~~~~~~~~~~~~~~~~~~~~~~~~
    cpf 2005-12-08
    我不覺得李蕾無憂無慮,我覺得她是在夾縫中求生存。

    有個強勢的姊姊,規定她怎麼生活、怎麼想。強迫她轉學,為她選擇對象戀愛。處處干涉她的生活,除了吃、食比較無憂無慮外,其他看起來其實是滿苦悶的。

    還好御浩跟她是真的戀愛了,要不跟一個沒有情愫的人綁在一起,若又碰到了其他愛上的人,且背景相差甚大的,那她就更有苦頭吃了。
  • 伊柔說的性格當然也有關,因為還是有人受了挫仍不思考,同樣問題一犯再犯,成了一生無解的宿命。

    而性格由渾沌到定型是在少女期,其間的思考方向和能力,往往決定我們一生的格局和圖案。
    所以我寫小說,往往喜歡從女主角童年或少女開始寫,如矢車菊說的,看著她們在各種環境和挫折中,如何自我成長和修煉的過程,如何以自尊自重的姿態,求得自我的圓滿。

    我上面說的那本心理學書,是少有的專門研究青少女的,叫《拯救奧菲莉亞》,非常棒的一本書,可以找到許多女孩轉成女人的痛苦根源,如果買不到,圖書館多半會有吧!
    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089830

    yenvoice 於 2008/03/14 01:20 回覆

  • glider
  • 2005/10
    妍,
    '在我書中,男主角不斷和環境互動來呈現自我,女主角不斷與心靈感情對話來呈現自我'
    这句写的真好。忽然想到以前听过的一个说法,说女人喜欢分析思前想后,男人直接找到答案.一个作者愿意站出来指引读者如何看她的书,使我更欣赏你了.大学时曾碰到一个搞现代艺术的老师,拒绝为别人解释他的作品或创作初衷.的确每个人看事务有不同的角度,但是如果大家能讨论,坦诚交换意见,不是能看得更清晰嘛?喜欢书坊的气氛.

    我看的第一本是<四月紫花开>,当时似乎人间四月天正火,觉得这个题目相当文雅,就拿下来看了.没想到后来竟然一发不可收拾.存了一套你的书,复习是必然的.最爱一本是<雁影行洲>,为的也是书的名字,一眼就特别喜欢.可见我是对第一印象特别重视的一类人.:-)

    很喜欢你写的古代或近代那几部小说.可能是你的功力实在太深厚了,我的错觉是那些故事是真实存在的而不是乡野的外传.现代的人物反而更具传奇色彩.想起以前看人物传记的时候,也总是感慨世事造英雄.后来想明白了,虽然每个人都想一生经历一次轰轰烈烈的感情.但谁真的愿意为了轰轰烈烈而把自己真的搞得很惨烈呢?加上一句, 每次读你的书都后悔为什么当年不修历史.原来你说过如果有人支持会再去挖些故事.我举双手支持,不够还可以手脚并用.:P

    美丽事务的背后,目前刚看过一遍.即使抛开故事,笔触一样的细腻.喜欢.讨论准备放到讨论区去.在此还是忍不住罗嗦一下, 我想李蕾和御浩的感情应该算被定项培养出来的.
    大家讨论的王御浩对政治的态度转变.我比较迂腐,支持应该有年少轻狂的存在.不过我也相信之后也必然会被经历磨平,没有棱角.御浩当时参与运动没有不对,大概那也是他当时唯一可能的选择,性格决定命运,即使不是性格.喜欢这两个人的关系,因为他们非常的实在, 就象我们或身边的人经历过或可能正在经历的.
  • 歡迎 glider 的分享 ~~~~沒錯呀,如果單用「愛情互動」來橫量一個男生,結果多半是錯誤的。
    其實看書每個人都有自己詮釋的角度,我寫書時也試著不「獨裁」,很多摸棱兩可的句子,也留給大家思索的空間。

    很高興妳投了《雁影行洲》一票,這本書被提得並不多,我在裏面加入一些言情橋段,曲曲折折之中,其實是一個少女成長的故事,有點痛苦的,和《帶翼天使》一樣,從極度痛苦無法面對世界而想自毀,再掙扎著慢慢回到世界站穩、安然活下去的過程。

    参予青年學生運動,因雙方理念不同或一方太投入,很多情侶分手,甚而夫妻離婚,像御浩和李蕾分手又重聚的,並不多。
    西方有部老電影<往日情懷>,也是類似題材,是女生太熱衷政治,相愛卻依然分手,歌非常好聽。
    http://movies.wretch.cc/new/plot/WayWeWere.html

    yenvoice 於 2008/03/14 01:24 回覆

  • cpf
  • (2005/11 )
    言妍,
    我戀愛了。大概不到兩週吧。我就是用妳說的環境觀察法,觀察他與環境的互動,看他這個人,不去計較他對我的甜言蜜語。最後我發現,我越來越欣賞他,越瞭解他與環境的互動,就越被他吸引。

    只是想跟妳說一聲,妳的留言,改變了一個人。希望這樣說不至於太沈重。但真的,我覺得現在的我有一種「做對了事情」的輕鬆感與愉快感,是一種很特別的感覺喔,跟妳分享一下。 ^___^
  • Dear cpf:
    真為妳高興 ~~~這位先生看來這很像 Mr. Right,妳形容得很貼切,我碰到言公時也有那種「做對了事情」的感覺,然後就愈來愈對,十幾年後的今天還是很對。

    願妳的愛苗悉心呵護,結成永恆美麗的花果,有什麼新進展,歡迎到書房和眾姊妹們分享嘍!^_^

    yenvoice 於 2008/03/14 01:25 回覆

  • Yan
  • (2005-12-23 22:14:01)
    李蕾的出身和環境很容易造成空有美麗驕橫或者其他絢麗的外殼,小說初始寫得很平,到出現只有她自己知道自己在多麼小心維護這段感情一段,我就從內心認同了這個女孩子.
    PS:我還沒看完,但已經看了姐妹們許多評論.外界眼中的她一直是洋娃娃 由內及外.除了她別的人都一概不知她心底對愛情的堅韌 甚至能幾經老天考驗 即便連禦浩都覺得自己和她只是才子佳人模式 至於最後他發現真相 如妍所說的"沒出息派"可是禦浩和李蕾付出的代價才換來的 是很多人沒法體會 呵 我偏偏喜歡這沒出息的禦浩 政治名利場 提得起容易 放得下難  

    妍書中很多配角也很出色,我感興趣的另有一個君誠,特別是他在"荒霧"裏和君琇是同父異母,卻在為財而活的專制父親手中為君琇爭取到一些好的成長條件,君琇逃婚生怕被抓回时甚至也想只有君诚能抗衡父亲,哈哈,别怪我乱想,被这么一个只有一半血缘关系的大哥罩着,很安全来的.在[白蝶]裏也有和紹遠一同創業 在尾聲裏聞聲不見人地客串.除了妍說他有點大男人主義,我倒頗欣賞他.可惜貌似妍無意扶正.也沒關系了.反正"荒霧"我也百看不厭,看書裏君誠的故事還是很工作狂型的呢

    to all: Merry x'mas & 來年平安如意
  • Dear Yan:
    很高興妳的分享 ~~~
    如同我對郁筑說的,愛情使身為女子的我們脆弱,一旦遇見真愛,大家都必小心維護,即使天之驕女李蕾亦如此,所以我們認同吧!
    妳說得沒錯,「政治名利場,提得起容易,放得下難」,尤其看這些年政局,不沾一身腥的太少,更感慨萬千。

    那些配角,全是大家願意很耐心深入我的故事場景,才使每個人都生動活潑起來,謝謝大家的想像力嘍!
    也祝妳新年快樂、平安如意 ~~~ ^_^

    yenvoice 於 2008/03/14 01:28 回覆

  • 郁筑
  • (2005-12-23 20:23:12)
    言妍:
    好久不見囉,前一陣子因忙於學校的舞展和考試已經有一段時間沒上來和大家討論了,但忙歸忙我還是有看了言妍的新書美麗事物的背後,真的好好看喔.
    但李蕾和我的想像不太一樣.我還以為她會更加的驕蠻.沒想到她會這麼的需要人照顧,整本書看完後就有一種淡淡的哀傷....也不曉得為什麼
    我已在期待言妍妳的新書了,下一本的主角會是誰?有可能是李蕾的大哥佑顯嗎?<李佑顯在美麗事物的背後感覺很神秘.>

    最後祝言妍書房的姐妹有個快樂的聖誕節囉.
  • Dear 郁筑:
    李蕾,在外人看一直是驕蠻的;由內心看,是對御浩的愛令她變得脆弱。天下女子都如此,遇見愛情,如同遇見宿命,就有淡淡哀傷了。

    佑顯,早早就出國唸書,在國外當外交官,為仕途鋪路,就如御浩、佑鈞、孫思達那一類的官宦子弟……早年台灣、美國仍有邦交時,華府附近有一大票。
    我只稍提過,一段輝煌卻如夢的歲月,就不深入了,坊間有不少歷任大使在雙橡園 ( 以前中華民國駐美大使館 ) 的故事,有興趣可看看。

    也祝妳佳節快樂,舞展和考試皆順利 ~~~ ^__^

    yenvoice 於 2008/03/14 01:29 回覆

  • 阿洪
  • 2006-9-5
    得知<美麗事物的背後>是三天前的事,今天下午終於把它找來看.
    哈!真是好看哩,
    如果御浩和小蕾就像王子公主幸福快樂的結束,美麗的背後仍是童話.
    小蕾的童話破碎美夢驚醒才是抓的住的現實.
    幸好御浩掙脫對於小蕾是公主的印象,不再停留不前.
    小蕾常自覺追不上御浩的腳步,但御浩才是停滯原地踏步常常讓小蕾追上而不自知.
    有太多太多的感受無從說起,光鮮亮麗的背後付出是超越人所想像
    美麗的愛情是經過多少童話美夢的破碎才能得到的甜美果實.
    名利抱負.權力富貴,到頭來仍舊比不上心靈裡單純的愛戀與滿足.
    心靈的貧窮是身外之物無法滿足.<幸好有言妍的存在,灌溉心田>
    小蕾的命運實在很慘,就連玥柔未婚懷孕也是在不知情之下因自殺而失去孩子才造成遺憾.
    可小蕾是在知情下眼睜睜的看孩子被人抱走那是多麼心酸悲慟.
    真佩服為母的堅強,瞞過所有人後又毅然決然的萬里尋子...偶像!加油!

    我一直相信教育重於言教,良好的家風及家教可培養出靈巧氣質的淑女是我的想法.
    並非名門望族,權貴家族才有培養出淑媛,有些錢勢之門的公子千金拿錢<權力>欺壓無錢 <權>之人真正的令人髮指且不齒.
    就像貧民區的涵娟.承熙.敏敏.意芊.蒨蓉.雨洋....
    我自己就是來自一個父權之下的家庭,孩提時父親的嚴格家教下培養出我良好的人生觀與金錢觀,不以成就身份去待人,不以得失去處事,雖然因常常挑戰父威而被責罵但也被母姊妹所羨慕我能有如此勇氣去掙取男女平等.
    李蕾是個從惹人憐愛的小公主到努力武裝的彆扭少女到為愛奉獻的女子到美夢破碎的
    滄桑女人,最後成為一個堅強的母親真正使我敬佩.
  • Dear 阿洪:

    把舊討論區的留言移至此,總地一起回覆,很謝謝妳的分享,使我的故事更加豐富。^__^

    很喜歡妳那句「美麗的愛情是經過多少童話美夢的破碎才能得到的甜美果實」,也說出了我寫故事的方式,先打破虛幻式童話,愈虛幻的,我打得愈碎 (所以不少悲傷寫實處 ),再由碎片中重新整理,去掉虛假廢渣的,留下真誠溫暖的,成為人生可實現的童話,妳舉的李蕾和玥柔都是。

    yenvoice 於 2008/03/14 01:57 回覆

  • 櫻櫻
  • 2008/02/22(Fri) 11:56
    DEAR言妍:

    元宵節快樂!:)
    近幾年PTT的言小版在元宵節前後舉版猜燈謎活動已成一項傳統,
    前兩天晃進去發現有兩題有趣題目,
    我還猜對一題喔!XD
    在言小版版主lamer大及wintersail大的同意下轉貼兩題在此與大家分享喔,
    可以猜猜看。

    Q1:
    作者 wintersail (神的寵兒) 看板 Romances
    標題 [燈謎] 2008元宵燈謎305
    時間 Wed Feb 20 20:59:49 2008
    ───────────────────────────────────────

    http://www.bookee.cc/MemberAlbum.aspx?MEMBERID=1438&ALBUMID=3947&PHOTOID=38249

    以上三張封面屬同作者同系列;

    請依照出版順序排列其順序,並寫出其作者與系列名。

    *此題由wintersail出題


    Q2:
    作者 wintersail (神的寵兒) 看板 Romances
    標題 [燈謎] 2008元宵燈謎308
    時間 Wed Feb 20 21:01:17 2008
    ───────────────────────────────────────


    http://www.youtube.com/watch?v=1REs1WOGRho

    http://www.youtube.com/watch?v=4e_a8xXtb6Y

    看完以上兩個MV請猜一本書名

    提示:第一個MV和書名有關
    第二個MV出現在內文作者在後記裡有提到

    *此題由lamer出題
  • 大家猜到了嗎?第二題很厲害,真要感謝有 youtube ,否則要聽到那兩首歌還真不容易呢!

    也謝謝 lamer 、 wintersail 和櫻櫻 ~~~ ^_^

    ps:我上面另用了 http://www.youtube.com/watch?v=qcd2YSR3YJg&feature=related 的< 雨和淚 >,因為聲音比較清楚。

    yenvoice 於 2008/04/12 21:32 回覆

  • wewe
  • 言妍姐你好:
    冒昧臆測你的年齡後,想說加個姐字拉近距離感,因為第一次在這留言。
    我是79年生的,書讀得普普,也沒什麼文學素養,不過有趣的是很愛讀歷史,尤其是野史,拜讀你的作品是在去年,資歷很淺,讀完後總有東西在腦海盤旋,今天找到這裡,看到許多讀友的發言,趁機搭上一腳。
    我看的第一本是李蕾的故事,讀起來就像前朝遺風的感覺,腦中似乎有著屬於那年代模糊的黑白影像,鼻端一直瀰漫著記憶中的味道,簡單說就是入戲。看完後,御浩的形象很直覺的就和馬英九重疊起來,之後與同樣看過小說的朋友討論,談的不是書中人物而是世家子弟的人格養成,什麼樣的環境才能教出那樣的溫文儒雅,在我們這一代中這樣的氣質近乎絕跡,似乎這也是前朝遺風了。但自從馬先生當選後,社會吹起一股「經國風」,馬先生傳聞中的內閣人選都與經國先生時代脫不了關係,他自己也深受影響,看到那些人彷彿閱讀時的感覺又回來了。
    當我讀到李蕾與御浩重逢「忍不住嚎啕大哭,哭她十歲認識他以來每日忍下的害怕與憂傷」時,頓時湧上一股心酸,這是李蕾的性格所致,而我感同身受,在經歷過悲傷的事後,再多言語也不足以表達內心的痛,哭則變成最貼切的方式。瀏覽之前的留言,有許多前輩讀者不習慣這本的淡然與距離感,但這本卻是我最喜歡的作品,李蕾與御浩看似平淡在我讀來卻是緊緊相依,尤其以這段為最,有些事發生的當下很痛,後來回過頭再看,留在心裡的只剩一股淡然,李蕾的故事就是這樣。
    言妍姐在書的每章開頭都會以詩或歌為引子,而我讀完後腦海中也浮現了一首歌,是周治平的「箏」,當年是一部戲劇「地久天長」的片尾曲,還蠻呼應這本書的故事,就先說到這。

    祝言妍姐
    玉體安康、萬事如意!

    [註]
    附上歌詞如下:
    讓我在風裡放一隻箏 回憶那無知歲月裡的真
    讓那往事隨風 輕輕吹動
    緊緊的纏繞在風箏的兩頭 是我記憶裡你難捨的溫柔
    彷彿是你纖細的手 將我的一生牽動
    習慣在夜裡點一盞燈 等待那一生未能盡的緣份
    縱然歲月無聲 輕輕溜走
    風箏已消失在遙遠的天空 未曾留下一句彼此珍重
    只剩你無邪的笑容 溫暖我每一個夢

    這紛亂的世界裡 總有一些難掩的苦痛
    悲傷的年代裡 總有一些坎坷的路要走
    天有多長地有多久 天真的你曾如此問我
    許下的承諾要一生相守 怎知道世上還有悲歡離合
    天有多長地有多久 能不能等到重逢時候
    所有的悲傷所有的感動 都會在淚眼中再度回首
  • 歡迎 wewe,也謝謝你的分享和這首感人的「箏」~~~ ^_^

    趁著你的分享,我也貼上了「 Rain and tears 」的 youtube 影片,我想大家都看過馬英九年輕時的照片,也是長髮、大喇叭褲,一個時代一個作風;正所謂一代風流,各領風騷,很難去複製。

    你提到 「 世家子弟的人格養成,什麼樣的環境才能教出那樣的溫文儒雅 」~~~ 以我自己養兩個孩子的經驗,第一遺傳很重要,孩子多半逃不出父母祖上的優缺點;第二是環境,現在的小家庭沒辦法,要古早的大家庭,身邊有滿腹經綸的公爺叔伯一堆,或家裡往來多學儒世族政官,孩子從小耳濡目染待人接物中,氣質自養成 ~~~ 以今天只靠小家庭父母兩人照書養,或給學校教,都不可能。

    ( 我在國外獨自帶孩子,每次向家裡長輩請祖訓,隔個越洋電話,影響力大大縮水,所以兩個孩子都成了四不像。 )

    記得幼時家族還是以讀書人為主時,老人家最常嘆「生意子難生 」( 台語發音 ),有一個就興旺好幾代 ~~~ 但到了吾輩,男女多投入金融高科技以當商場強人為目標,開口閉口都是股票分紅利潤一臉張牙舞爪搶錢兇惡狀,現在老人家肯定要嘆「 讀書子難生 」,那種滿腹詩書氣自華的溫文儒雅,久不見矣。

    (歌壇上有個王力宏,也是出自書香世家,身上氣質依然可見~~~ 我在國外碰過不少這樣的,長了溫文公子樣,開口 ABC,我有心想栽培言小弟,也沒成功 )

    很高興wewe 喜歡李蕾與御浩的故事,也希望馬總統和其內閣,能不忘保釣時代曾有的為國為民的理想情懷。

    yenvoice 於 2008/04/13 00:03 回覆

  • 敏岳
  • 好久没上网了 发现还是有很多人都在关心你的新书宝宝呀 :)
    暑假在家看新闻 莫拉克来了 “八八水灾”让我想起 《藤树歌》里的“八七水灾 ” 因为你曾说过老家还有老人在 这次台风重创南部 阿里山 不免有些担忧 后来看到你的“碎碎念” 知道我是担心过头了 不过 还是为受灾的人们祈福 希望他们能早日过上正常的生活
    记得你曾说过 王御浩比马英九更儒雅 现在马英九遇到这样的危机 我忍不住想着 如果当年王御浩回台湾 如果他能一直从政 那么现在会是这样的情况
    我觉得马英九真的很儒雅了 真的很难再去想象王御浩本尊 只能说 因为言妍小说的真实性 让人不得不有探究那些本尊的欲望啊!
    最近有幸在百度贴吧里看到 一位来自台湾的朋友贴出你一些书的序(要知道,我们现在看你的书,一般是很少有序的) 里面提到 陆正霄 的本尊 已经过世 真的有一阵心里很唏嘘 太喜欢他了吧


  • 謝謝敏岳關心。我家人大都居北部,南部的也都住城裡,沒遇大災。但幸與不幸,都在同土共業下,感受傷痛之餘,也都有錢出錢、有力出力,盡自己一份力量。

    其實在1949 年,也算一次世族遷移,落入港台兩地。覺得港台不夠自由,又西遷至歐美。在美國,流散著不少像王御浩這樣的世家子弟,要不要再回到爭權奪利、成王敗寇的殘酷官場,都是個人選擇。我也只是舉出一個大洪流裡的小故事而已。^^

    yenvoice 於 2009/09/09 05:48 回覆

  • 小綾
  • 言妍,近來好嗎?希望 妳一切順心.
    這本書出版已經有好幾年了,可是之前在相思行歌中以伍涵娟的角度看到的李蕾,沒有辦法喜歡上她,所以當時雖知有這本書也一直沒有去找來看."它"就一直成為心中的一個"疙瘩",
    這幾天比較優閒,又開始複習以前買的書,不知到怎麼回事,突然想起李蕾,想起在相思行歌中出現過的名門小姐,突然很想知道她的故事,運氣很不錯,昨天終於在相熟的書商處買到他們最後的庫存.細讀之後,有一股淡淡的憂傷一直在心頭縈繞不去.原來她不是一般的千金小姐,她的"千金小姐"樣,是被家人硬是"栽培"起來的,他的本性與之相差甚大,他與他的姊姊們也像兩個不同世界的人,她保有人性純真的部份,他無法用"利益"的眼光是去看待"感情",愛情是這樣,親情亦然.這樣的她活在一個處處都講利益,面子,權勢的家庭裡,是備感艱辛的.他沒有辦法講出心中的所要所想,一直壓抑著(有些壓抑是自知的,有些是不自知的)甚至孩子被送走,她所有的情感想法都還是被深深的壓抑著.她跟涵娟都是堅毅的女子,她可以一直等著,忍著,等到她可以不用24小時都在家人掌控範圍,能有自己的時間與空間時,有計畫的開始她的"尋親"之路,雖然這條路走了三十多年,可最後還是讓他們走到頭了,看著書末的兩封書信,終於放心了.總算是等到了.一直覺得御浩與天步曲中的子峻是兩個很相像的人,只是御浩比子峻少了那麼一點的尖銳,或許兩位易地而處,御浩也會帶有子峻的尖銳.一個不像"千金小姐"的小姐,與一個不像"名門少爺"的少爺,在異鄉安安穩穩的相守一生,可以遠離家族由來已久的"桎梏",對他們來說是最幸福的了.
  • 小綾,好久不見呀,謝謝妳再一次文情並茂的分享。^_^

    這幾年孩子大了,由栽培他們,轉而看他們如何適應社會。時代一直在變,我們以前的價值觀或生存之道,不見得能再適用。

    比如御浩和李蕾父母教的,是舊時體制,他們或許看透了其中腐壞,不願再循父母舊路做舊官,努力想走新時代的路,外人看來是絢爛歸於平淡,但也是隱忍著,讓家族下一代有新生機會,而非從此枯敗不起。

    yenvoice 於 2009/09/09 05:51 回覆

  • Ceam
  • 不知不覺看了不少言妍的小說了,還好出租店老闆娘就小說沒有丟^^
    不過,我對言妍書中有一個詞聽起來挺刺耳的......「貧民區」

    我不知道書中所謂的「貧民區」是什麼?
    在台灣,有的房子很貴,房間都很大;有的房子是比較小,房間也比較小,
    不過不全都有客廳、廚房、浴室、餐廳、還有幾間房?
    沒錯,有的人家是都用大理石築成,有大大的庭院,還要請園丁整理,不過破產法拍後不也只是幾千萬(某些鄉鎮上最豪華昂貴的房子)。在台北市,幾千萬只能買到一間小小的破舊公寓。

    我真的不懂書中「貧民區」的定義。
    我以為那是美國才有的,因為美國貧民區的住民和治安,甚至連說話用語都可以很清楚地分辨。還有美國習慣以南方和東方來安置貧民區,連區域都很分明。
    所以看到小說中女主角一個人住貧民區我都為她捏把冷汗,因為我們有男同學只是在南區的加油站下車加個油就被強暴了,一個弱小的東方女生住在貧民區,真得很危險!

    但是在台灣,什麼叫作貧民區?我真的不懂。
    很多住在破破爛爛房子裡的人家,身價都上億的,那算貧民區嗎?
    很多說是住在別墅區的人家,很沒有水準,這算是貧民區嗎?
    還是除了權貴住家以外的地方都是貧民區?
  • 以前有讀友說,一下子看妍的小說太多,會消化不良,Ceam 大概有同感。

    我寫的大都是二、三、四十年前的台北市,年代都標得很清楚(Ceam 可參考年代表)。那時候,台北有所謂的違章建築 ( 違建戶 ),還有分發一級、二級、三級貧戶卡的制度。

    後來為整頓市容和經濟發展,違建戶逐一拆除,無房無地者,歸入低收入戶,由政府集中安置。輔導他們的第一目標,就是能購買國宅,才是脫貧的第一步。

    但我知道,在這些地方的人,很多至死都沒有自己的房子。

    當然,二十一世紀的台北市已大大的不同了。

    yenvoice 於 2011/07/31 00:28 回覆

  • clover
  • Ceam看過《相思行歌》嗎?

    涵娟和承熙住的地方、他們的房子
    周遭的環境以及生活品質
    言妍在書中都有詳加描寫
    那一帶就是所謂的貧民區

    「很多住在破破爛爛房子裡的人家,身價都上億的,那算貧民區嗎?」
    不算。

    「很多說是住在別墅區的人家,很沒有水準,這算是貧民區嗎?」
    金錢上不算。精神上算。

    「還是除了權貴住家以外的地方都是貧民區?」
    不是。言妍在小說裏也沒有這麼說。您何以提出如此高見?


    想順便請教Ceam一件事
    最近剛好很想把言妍的舊書找來讀
    可是我所知道的
    能借到書的地方都借不到了
    Ceam可否告知租書店的詳細地址
    讓我可以重溫言妍的舊書呢?
    感激不盡^____^!
  • 涵娟和承熙是住在1960年代的台北信義路上。涵娟家,應是台北第一批被拆除的違建戶(1970 );承熙家較晚,是跟著國際學舍拆除的(1990 前後),大家想看,也沒得看了 …… 這之後,地又不曉得翻過多少回,樓也不知換過多少棟,若說滄海桑田也已經好幾個輪迴。

    時代不同,景觀不同,無法以今論古,大家也只能憑想像了。^_^

    yenvoice 於 2011/07/31 03:09 回覆

  • Ceam
  • clover住的縣市可能跟我的住的地方差很遠,我住在中南部。

    我對言妍的「貧民窟」有意見,是因為我並不覺得台灣有所謂的貧民窟。可能是因為我對貧民窟的印象就是美國貧民窟的印象。
    我覺得台灣根本沒有那種地方,至少倒目前為止,我在台灣都沒有看過也沒有聽過,包括義工工作輔導過的貧困小朋友的居住環境。
    所以書中出現「貧民窟」時,我很吃驚。

    既然我認為台灣沒有那種地方,我當然會懷疑言妍筆下的貧民窟是在講怎樣的地方?
  • 故事裡寫的是幾十年前台北市的違建戶和低收入戶收容區,前者還偶爾會聽到,後者就很少人知道了。這兩者,與Ceam如今的年代和居住地,都是差滿遠的,無從想像也是正常。

    現在台北已沒那種地方,是很值得高興的事。

    yenvoice 於 2011/07/31 03:1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